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落下,給大兒葉雪芙遞了個眼,母倆一左一右的架著葉致遠的胳膊,不給男人說話的機會,大步向外走。葉苒苒躺在那兒,看著他們令人作嘔的影越來越遠,手放在肚子上,無力的眨了眨眼睛,一張一翕的,反反覆復說著的就是:「我不能死。」「天吶!葉小姐……葉小姐你怎麼了!」負責照顧葉苒苒的神科實習醫生唐思齊站在門邊大喊著。葉苒苒抬起手,張張合合,一個救字還沒有說出口,的世界便陷了一片黑暗……五年後,城。晨熹微,白的獨棟...「爸爸,我要生了,去、去醫院……」

肚子傳來的和疼痛讓葉苒苒的意識一點點的流失,抬起手抓住父親葉致遠的手,氣若遊的吐了一句。

然而葉致遠臉上沒有半分張的意思,反而氣定神閑的出手,轉找大兒拿一疊檔案,接著握住葉苒苒的手,給塞了一支黑的簽字筆。

「來,你簽了這份權轉讓書,爸爸就送你去醫院,保證你肚子裡的野種都活著。」冰冷的話語毫無溫度可言。

此刻的葉致遠眼中隻有份,隻有錢。

「爸爸……我……」葉苒苒聲音抖,臉蒼白如紙,氤氳著霧氣的雙眸滿溢著痛苦跟失。

的親生父親,為了得到母親蘇清華留下的華裳集團,將送去流氓的房間,讓飽摧殘不說,還在懷孕後,以神分裂為由將關在神病院。

今天他更沒人,竟示意後媽秦懷玉帶人打,說什麼不簽權轉讓書將華裳給他,就別想活著離開神病院。

他是親生父親啊,是一直仰跟尊敬的人啊。

就算不喜歡,也不可以這樣毀掉的人生!

「跟廢話什麼啊!拿著手按手印,簽字的事找個人模仿筆記不就行了!」秦懷玉有些不耐煩,艷麗的容扭曲著,像是地獄走出來的魔鬼一般,抬起腳對著葉苒苒的肚子狠狠的又是一下。

接著一鮮從葉苒苒雙之間流淌出來,痛苦的發出嗚咽聲。

秦懷玉眸中掠過一抹嫌惡,裡咒罵了兩句,大力推開丈夫葉致遠,暴的抓住葉苒苒的右手食指,沾了下印泥,在合同簽字摁了幾下,然後起,目鷙的又踹了葉苒苒一腳。

「小賤人,現在開始你跟葉家沒有半錢關係,他也不再是你爸爸,休想從葉家要一分錢,聽懂了沒有!」秦懷玉厲聲道。

葉苒苒咬著牙關,沒有回答一個字,此刻的已經聽不清這人在說什麼,耳畔帶著嗡鳴,如同抖篩一般的著,瀕臨崩潰……

「好了,都這樣了,還兇幹什麼,立刻通知救護車,讓去醫院生孩子吧。」葉致遠拉著秦懷玉的胳膊,意思是不想葉苒苒出事。

然而秦懷玉卻掙了葉致遠,蹲下來,揚起手對著葉苒苒的臉,啪啪的就是兩下,聲音冷如冰窖,「憑什麼啊!這種有辱家門的賤貨死了纔好!」

話音落下,給大兒葉雪芙遞了個眼,母倆一左一右的架著葉致遠的胳膊,不給男人說話的機會,大步向外走。

葉苒苒躺在那兒,看著他們令人作嘔的影越來越遠,手放在肚子上,無力的眨了眨眼睛,一張一翕的,反反覆復說著的就是:「我不能死。」

「天吶!葉小姐……葉小姐你怎麼了!」

負責照顧葉苒苒的神科實習醫生唐思齊站在門邊大喊著。

葉苒苒抬起手,張張合合,一個救字還沒有說出口,的世界便陷了一片黑暗……

五年後,城。

晨熹微,白的獨棟小別墅大門外,五個提著蔬菜水果的小男孩承包了所有人的目。

他們分別穿著紅黃藍綠白的小襯,黑的休閑,黃小運鞋,緻無瑕的五在明的下,泛著淡淡的暈,明明是四五歲的孩子,卻如同油畫中矜貴的王子一般,從頭到腳著一種旁人無法匹及的貴氣。

帶頭的小傢夥推開大門,接著五個萌寶輕手輕腳的走了進去。

他們分工明確,進門之後大寶葉星辰就帶著五寶葉星煜去廚房準備早餐,三寶葉星瀾跟四寶葉星灝打掃房間,而冰山係的二寶葉星潼則去帽間整理服。

半個小時後,五個萌寶輕輕的推開葉苒苒房間的門,分別站在床兩側。

他們整齊劃一的開口:「媽咪,該起床了。」

葉苒苒眼皮了,手覆在額頭上,懶洋洋的說:「還早,讓我再會一會兒吧。」

「現在已經是早晨八點。」葉星辰出小手,輕輕的握著葉苒苒的大手,「所以漂亮媽咪,不可以賴床了哦。」

溫的喚醒服務讓葉苒苒爬了起來,迷迷糊糊的去洗漱,又迷迷糊糊的走下樓。

「媽咪,先喝一杯牛開胃。」向的葉星煜捧著一杯牛,低著頭,紅撲撲的小臉上寫滿了。

葉苒苒接過牛,了小兒子茸茸的腦袋,「謝謝寶貝兒。」

葉星瀾見狀,有點吃醋,拉著葉苒苒的角,偏頭,扯出一個極致魅的笑容,撒說:「媽咪,我要早安親親!」

葉苒苒放下牛杯,蹲下來,在三兒子臉上親了親,然後又抱著小兒子親了一口。

兩個小寶貝得到了親親,同時彎著眼睛,像吃了一般滿足。

可是四寶葉星灝就不怎麼舒服了,他嫌棄的掃了三寶一眼,偏頭過去,口不對心的說:「我纔不像他們,我不是兩三歲的小孩子,我纔不喜歡早安親親這麼稚的!」

他的聲音不大,葉苒苒卻聽到了。

知道四寶的脾氣,葉苒苒勾笑笑,又分別給大寶二寶和四寶一個麼麼噠,這纔看到四寶眉心舒展。

早餐過後,葉星辰走過來,微笑,分外優雅的叮囑著,「媽咪,庭審有任何問題記得給我們打電話,我們是你最強大的後盾。」

葉苒苒的心瞬間被暖化了,抱了抱兒子,笑道:「知道了,我的寶貝們!」

今天是中級法院的庭審,回國半年,什麼工作都沒接,就專業跟秦懷玉母打司了,要證明當年權轉讓合同的簽字是偽造的,從而拿回華裳集團。

所以換好服後,就帶著資料離開了家。

庭審在上午十一點開始,持續了四個小時,但最後葉苒苒聽到的卻是一句:「經審理,被告秦懷玉偽造簽字轉移份罪名不立……」

走出法院大門的時候,葉苒苒腔中的怒火還沒有熄滅,本來準備找個安靜的角落整理下緒,沒想到那氣焰囂張的秦懷玉母走了過來。

「葉苒苒,法說的話,你總該信了吧?那合同就是你自己簽的,你是心甘願轉移給你爸爸的!」秦懷玉語氣中藏著一抹嘲諷。

「是不是心甘願,你們比我清楚。」葉苒苒麵冷凝。

秦懷玉仰頭大笑,「那又如何?法已經判了,你再想告我也沒用,你剛剛回國,還是安分點,別跟葉家作對,不然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一右的架著葉致遠的胳膊,不給男人說話的機會,大步向外走。葉苒苒躺在那兒,看著他們令人作嘔的影越來越遠,手放在肚子上,無力的眨了眨眼睛,一張一翕的,反反覆復說著的就是:「我不能死。」「天吶!葉小姐……葉小姐你怎麼了!」負責照顧葉苒苒的神科實習醫生唐思齊站在門邊大喊著。葉苒苒抬起手,張張合合,一個救字還沒有說出口,的世界便陷了一片黑暗……五年後,城。晨熹微,白的獨棟小別墅大門外,五個提著蔬菜水果的小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