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最終,被綁了回去。沈灃也就是的父親,端做在客廳的沙發上,旁邊還有那個張總,臉都不怎麽好。雪梅似乎沒有發現什麽不對勁,上前就邀功,“張總昨天你可滿意?我家清瀾可還是,你都結了三次婚,這下賺大發了。”想到昨晚,是這個老男人糟蹋了自己,沈清瀾滿腔的怨恨與恥辱都往腦子裏鑽,如果,此刻手裏有把刀,絕對會衝過去,捅死那個糟蹋的老男人,還有陷害的母二人。張總冷臉,原本就難看的臉,更加的猙獰了,“老子在房間等一夜...“不不你不能我,你這是強”

“擒故縱?心心你又調皮了。”

心心是誰?不是啊。

可是男人沒有給太多的時間思考,結實的軀用力一沉,猛烈的闖進來。

沈清瀾疼的低呼了一聲。

男人的著好的子,忍而又熱烈。

不管沈清瀾怎麽抗拒,男人毫不為所,反而激起男人的征服,每一次都要撞到最深。

沈清瀾的意識在一點一點被男人的炙熱擊潰,連反抗的力氣也沒有。

夜那樣的長,那麽的纏綿悱惻

不知道上的人是什麽時候盡興的,隻是醒來時,男人還在沉睡中,臉埋在枕頭裏,昏暗的線,讓看不清他的臉,沈清瀾也不敢去看。

慌,憤怒,但是卻沒有勇氣去看那個男人,悄悄爬下床,穿上服就趕離開房間。

明明在家的飯桌上,因為爸爸和繼母讓嫁人,不願意,就和他們發生爭執,怎麽會出現在這兒?

不經意的抬眸,沈清瀾從酒店的走廊上的鏡子中,看清此刻自己現在的樣子。

雪白的上都是曖昧的痕跡,特別是沒有布料遮擋的脖子,顯無疑。

就在不知所措,到底是怎麽回事時,沈清依和劉雪梅從走廊盡頭緩緩而來,看到沈清瀾的樣子,沒有任何驚訝,甚至是得意。

們怎麽會出現在這兒?還是這個時候?

沈清瀾似乎一瞬間就想明白了是怎麽回事。

昨晚的事,是們幹的。

怪不得,昨晚,雖然有意識,卻做不到推開那男人。

三個月前,劉雪梅帶著一對隻比小一歲的龍胞胎,進了沈家的門。

說那對龍胎是爸爸的,爸爸直接就承認了,說媽沒有給自己生兒子,所以要讓劉雪梅帶著兩個孩子進門。

母親忍不了,丈夫近20年的欺騙與背叛,萬念俱灰的況下,從十六樓上跳了下去。

母親去世還不到一百天,父親和繼母就著嫁人,不同意,所以們就陷害了自己。

越想心越涼。

“姐姐,恭喜你,就要結婚了。”沈清依得逞的看著笑。

沈清瀾冷冷的看著沈清依母兩人,厲聲道,“誰說我要結婚了,要結你們結!”

“呦,生米煮飯了,還想耍賴?”這次說話的是劉雪梅,不屑的撇沈清瀾一眼,彷彿是什麽髒東西一般。

多看一眼,都會髒了自己的眼睛。

沈清瀾卻是渾一抖,心裂,昨晚是們給自己安排的那個結婚物件?

一個都快和父親差不多年紀的中年男人,大肚便便,頭頂,油膩又猥瑣。

因為過度憤怒,沈清瀾的一直在。

“姐姐,你這是怎麽了?結婚可是高興的事兒,你的臉這麽白幹嘛?”沈清依故意挑釁。

等沈清瀾嫁給那個糟老頭以後,就是沈家的大小姐。

而沈清瀾下半輩子,就隻能伺候那個老頭過活後半生了。

想想都覺得爽快,做了沈家大小姐19年了,也該讓位了。

不自覺的,沈清依笑出聲音。

“別學你媽,連個男人也守不住,好好的伺候張總,雖然他老點,長的醜點,隻要你讓他舒服了,他一定會好好疼你的,走吧,你爸在家等著呢,看看婚禮定在什麽日子。”劉雪梅示意陳管家將帶回去。

沈清瀾看著這對卑鄙的母,心底所有的憤恨,都從心底噴湧而發而出,揚手就給了雪梅一個掌,因為太過用力,的整條胳膊都是麻木的。

這一掌早就想打了,不是,媽媽怎麽會死。

這次又因,沈家經營的一家建材公司,拖欠款太多,資金跟不上,麵臨倒閉的風險,的父親和繼母就想用,嫁給那個上了年紀的張總,換取投資。

“想用我換你們的榮華富貴休想,我死都不會嫁。”沈清瀾從來沒有像這一刻這麽絕過,歇斯底裏的朝們喊了一聲,轉就想逃走。

可是卻被管家先一步發現,並且抓住的手臂,劉雪梅見想跑,也過來抓。

一個人,哪裏是三個人的對手,最終,被綁了回去。

沈灃也就是的父親,端做在客廳的沙發上,旁邊還有那個張總,臉都不怎麽好。

雪梅似乎沒有發現什麽不對勁,上前就邀功,“張總昨天你可滿意?我家清瀾可還是,你都結了三次婚,這下賺大發了。”

想到昨晚,是這個老男人糟蹋了自己,沈清瀾滿腔的怨恨與恥辱都往腦子裏鑽,如果,此刻手裏有把刀,絕對會衝過去,捅死那個糟蹋的老男人,還有陷害的母二人。

張總冷臉,原本就難看的臉,更加的猙獰了,“老子在房間等一夜,也沒有等到人,滿意?滿意你個頭。”

劉雪梅的臉如調的篩子,黑一陣,白一陣,有點反應不過來。

昨晚沈清瀾沒有在房間?

那昨晚跟誰在一塊?

“張總,你可不能不認賬啊,你看看我家清瀾一的痕跡,不是你弄上去的?”

這是雪梅唯一能夠,想到的解釋。

就是張總把人睡過了,想賴賬。。三個月前,劉雪梅帶著一對隻比小一歲的龍胞胎,進了沈家的門。說那對龍胎是爸爸的,爸爸直接就承認了,說媽沒有給自己生兒子,所以要讓劉雪梅帶著兩個孩子進門。母親忍不了,丈夫近20年的欺騙與背叛,萬念俱灰的況下,從十六樓上跳了下去。母親去世還不到一百天,父親和繼母就著嫁人,不同意,所以們就陷害了自己。越想心越涼。“姐姐,恭喜你,就要結婚了。”沈清依得逞的看著笑。沈清瀾冷冷的看著沈清依母兩人,厲聲道,“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