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在期待什麽呢?顧太太?”顧太太三個字,像是巨大的諷刺,將莫煙渾剝,周圍意外的眼神,夾雜著好奇跟嘲諷,都讓此刻的無所遁形,攥手指,努力控製著興趣,不讓自己表現出毫狼狽,輕聲說了句,“我還有事。”就離開了現場。顧奕辰漫不經心的盯著的背影,轉過對著那些人,又展出輕佻的笑。從包廂出來,莫煙的眼淚就掉了下來,這樣的戲碼,幾乎每個月都要上演,唯一變化的,就是顧奕辰每月邊不重樣兒的伴,整整三年,以為已經習慣了,...“莫小姐,這個忙不是我不幫你,實在是無能無力,你大哥發生那件事以後,莫氏的票連續跌停,到現在,還有一堆爛尾工程沒有著落,你讓我怎麽把這筆錢貸給你?”

這已經不知道是多次,莫煙貸款壁了,自從莫氏集團陷危機後,牆倒眾人推一般,沒有一家銀行願意貸款給他們。

今天來的時候,已經有這個心理準備,但卻依舊想努力爭取。

“李行長,這隻是暫時的,莫家基還在,隻要你肯貸款給我,不出三年,莫氏絕對可以恢複到以前。”

李行長歎了口氣,“但是莫氏現在的況,銀行本不認為你們有償還能力。”

“就算公司不行,我父親名下的房產難道還不能抵?”

“莫小姐,恐怕你還不知道,你大哥出事之後,你父親已經從我這兒將房產抵押了,不到三個月,莫氏的營業額水了三分之一,如果不是我一直著,銀行早就派人去找莫先生了。”

李行長離開之後,莫煙坐在原地發呆。

桌上手機突然響起,莫煙回過神,摁了接聽,“太太,顧總這邊有個聚會,讓您過來一趟。辰哥喝醉了,我們幾個都喝了酒,不能開車,你過來接他一下吧。”

莫煙愣了一下,這還是顧奕辰第一次帶出席聚會,想到待會兒跟XX行長的約定,猶豫了一下,“我晚一會兒過去行嗎,這邊還有些事……”

“顧總說,你隨意。”

莫煙抿起,好一會兒才道,“地址在哪兒?”

“天上人間,”對方頓了一下,“顧總說,讓您待會兒穿子過來,打扮漂亮點。”

零下好幾度,穿著子,莫煙出一苦笑,卻還是回家心打扮了一番,換上一紅長,頂著大雪,開車去了天上人間。

趕到的時候,莫煙的臉已經有點發青,進門的時候,服務員看的眼神都有些異樣,莫歡臉未變,直到進了電梯,才哆嗦的從包裏拿出鏡子補妝。

進門前,習慣的整理了一下,確定自己儀態端正後,才微揚下,推開了門。

門開的一瞬間,一嗆人的煙酒味撲麵而來,莫煙下意識的皺眉,昏暗的包廂,什麽都還沒看得清,就聽見一群鬨笑聲,夾雜著嘲諷傳耳中,“顧,還真穿著子來了。”

坐在沙發中央的男子,左擁右抱,英俊的臉上,神慵懶,聞言吐出一個眼圈,漫不經心道,“剛才誰說輸了跳舞的,自覺點。”

莫煙像是被人從頭頂了一盆冰水,臉瞬間泛白。

沙發上麵容英俊的男子,就像是沒有看到的表一樣,扭頭衝著旁邊材火辣的郎重重的親了一口。

莫煙手指發,抑著緒,啞聲道,“顧奕辰,你太過分了。”

“過分嗎?”

顧奕辰鬆開旁邊的人,起緩緩走到跟前,角一勾,笑得輕浮又冷漠,“我又不是第一天這麽對你,我以為你已經習慣了,或者說,”他說著,突然湊近的耳邊,微笑著說著惡毒的話,“”

耳邊回響著出門前,父親的話,他說,“煙兒,不然你去找找奕辰吧,怎麽說你還在期待什麽呢?顧太太?”

顧太太三個字,像是巨大的諷刺,將莫煙渾剝,周圍意外的眼神,夾雜著好奇跟嘲諷,都讓此刻的無所遁形,攥手指,努力控製著興趣,不讓自己表現出毫狼狽,輕聲說了句,“我還有事。”

就離開了現場。

顧奕辰漫不經心的盯著的背影,轉過對著那些人,又展出輕佻的笑。

從包廂出來,莫煙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這樣的戲碼,幾乎每個月都要上演,唯一變化的,就是顧奕辰每月邊不重樣兒的伴,整整三年,以為已經習慣了,今天卻脆弱的想哭。

在外麵呆了很久,直到緒徹底平複之後,才開車回了莫家。

一進門,就瞧見,父親正拿著報紙發呆,見回來,眼中多出一希冀,低聲問道,“煙兒,談得怎麽樣?”

莫煙搖了搖頭,“李行長隻是說盡力,我覺得希渺茫。”

莫珩的眼神一點點黯淡下去,他拿起茶杯,潤了潤幹裂的,沉默了許久,才略微沙啞的說,“煙兒,不然你去找找奕辰吧,怎麽說,我們兩家都是親家——”

“父親!”

莫煙抬高聲音打斷他的話,“我是不可能去求他幫忙的。”

說完,整個客廳都沉默了,這時樓上突然傳來一個尖細的聲。

“現在除了顧家,還有誰會幫我們,

莫煙,你為莫家長,就這麽自私自利,你小時候,你爸爸是怎麽對你的,現在,他為了莫氏焦頭爛額,你還在顧念你的小家,是不是非得等莫氏破產,你才滿意!”

“你閉!”

莫煙臉難看,眼神冷的盯著從樓上來的中年人,“何彩姍,你在這裏挑撥是非!”

何彩姍紅了眼眶,泫然泣道,“老莫,我可都是為了咱們莫家,現在這種況,你也看見了,除了顧家,沒有人能幫咱們,說奕辰對

莫煙來說,那是分分鍾的事兒,怎麽就了我挑撥是非,要不是當年——”

“夠了!”

莫珩打斷們的話,擰著眉深吸一口氣,扭頭對

莫煙道,“煙兒,算爸爸求你了,莫家決不能毀在我手上。”

莫煙呼吸一滯,臉上褪去大半兒,站在原地許久都沒說話。

什麽時候回家的,不知道,等意識清醒的時候,人已經在臥室坐著了。

房間裏幹幹淨淨,就連家都泛著嶄新的澤,櫃裏的服碼放得整齊。

而另一邊,空的,隻掛了兩件換洗的。

茫然的發現,這個家,幾乎尋不到他一的痕跡。

整整三年,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了,可是今天卻脆弱的想哭。

樓下房門突然響了一下,

莫煙怔了怔,連忙幹眼角跑了出去。

顧奕辰正在樓下換鞋,聽見的腳步頭都沒有抬。

莫煙卻有些無措,雙手張的握在一起,淡的瓣輕輕了,低聲問,“你怎麽回來了?”

心裏帶著那麽點兒希冀,格外地小心翼翼。

“今天週五。”

顧奕辰走過來,眼裏帶著嘲諷,一句話讓

莫煙白了臉。

對啊,差點忘了,若非週五例行公事,他怎麽會回來呢。

莫煙艱難的扯了扯角,拿起外套,就要出去。

“你去哪兒?”

顧奕辰看見的作,微微蹙了蹙眉。不是第一天這麽對你,我以為你已經習慣了,或者說,”他說著,突然湊近的耳邊,微笑著說著惡毒的話,“”耳邊回響著出門前,父親的話,他說,“煙兒,不然你去找找奕辰吧,怎麽說你還在期待什麽呢?顧太太?”顧太太三個字,像是巨大的諷刺,將莫煙渾剝,周圍意外的眼神,夾雜著好奇跟嘲諷,都讓此刻的無所遁形,攥手指,努力控製著興趣,不讓自己表現出毫狼狽,輕聲說了句,“我還有事。”就離開了現場。顧奕辰漫不經心的盯著的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