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征,隻是暫時製了他的傷勢,可以讓他多活三年,如今時間到了,傷勢再度發作才變這個樣子。見他不說話,寧輕雪還以為是被自己說中了,冷若冰霜的道:“楚塵是吧?我就直話直說了,我是不可能嫁給你的,因為你配不上我。”“追我的人一抓一大把,他們要麼是南江的青年才俊,要麼是富甲一方的大佬,我連他們都看不上,更何況是你。”“所以,我想和你解除婚約,你覺得怎麼樣?”說完,目不轉睛的盯著楚塵。“沒問題。”楚塵毫不意外的...“警花姐姐,我真的沒有騙你,我未婚妻真是寧輕雪,我這次是來找完婚約的,真不是什麼危險分子。”

南江市看守所之,楚塵著坐在自己對麵的警花葉菁,苦口婆心解釋著。

楚塵自是孤兒,八歲那年被一個老道士救下,老頭將一本領都傳給了他,臨死前讓楚塵下山去保護一下老人的後代。

誰知道楚塵在過汽車站安檢的時候,被以攜帶大量管製刀的罪名抓了起來。

“住口。”

葉菁柳眉一豎,從桌上拿起一把寶劍道:“既然你不是危險分子,那你告訴我,你隨攜帶一把開封了的古劍做什麼?切西瓜嗎?”

“這是七星龍淵劍,十大名劍之一,又是道家至寶,可鎮世間一切邪祟……”楚塵一頭黑線的道。

七星龍淵劍切西瓜?

虧這娘們兒想得出來,要不要再弄個傳國玉璽給你砸核桃啊?

“是麼?”

葉菁冷冷一笑,又拿出一個方形檀木盒子,指著裡麵十三枚手指細的銀針道:“那你再解釋一下,這十三又又長的是什麼?”

“這是鬼門十三針,又中醫神針,能夠生死人白骨,我曾用它治好了南江王楚向東的病。”楚塵耐心解釋道。

“那這個呢?”

“這是龍魂扳指,憑借它可以讓大夏四大頂級財團奉我為主……”

“這個呢?”

“這是龍王令,持有它可調大夏百萬雄兵,橫推一切……”

“一派胡言!”

葉菁重重一拍桌子,打斷道:“我看你不但是個危險分子,還是個滿口胡言的騙子,還說什麼治好了南江王的病,真是吹牛不打草稿。”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老實代,你這次來南江的目的是什麼?”

“警花姐姐,我已經說了一百遍了,我是來找寧家大小姐寧輕雪完婚約的,是我從未謀麵的未婚妻。”

楚塵從兜裡掏出一封婚書:“諾,這是婚書,不信你自己看。”

葉菁接過婚書看了幾眼,眸中閃過一抹驚疑:“寧輕雪真是你未婚妻?”

“你可以打電話問問。”楚塵沒好氣的道。

“這可是你說的,我今天非拆穿你騙子的麵孔不可。”

葉菁戲謔一笑道:“忘了告訴你,我和寧輕雪剛好是閨。”

走出審訊室撥了一個電話過去:“喂,輕雪,在忙沒,我這兒抓了一個傢夥,他非說是你未婚夫。”

“對,他楚塵。”

“好,我等你。”

十多分鐘後,一位穿米ol職業套裝,五致完的子出現在楚塵麵前。

“婚書呢?”

寧輕雪板著一張冷若冰霜的絕臉蛋。

楚塵二話不說就把婚書遞了過去。

寧輕雪看完婚書後,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以確定,這張婚書是真的,因為上麵的字是爺爺寧長征的字跡,甚至還蓋著他的私人印章。

深吸了一口氣,扭頭對一旁的葉菁道:“葉姐姐,我要保釋他。”

很快,楚塵提著一個蛇皮口袋,大搖大擺的走出了看守所。

“上車,我有話要跟你說。”

寧輕雪丟下一句話,就走進路邊一輛白瑪莎拉之中。

主駕駛還坐著一位戴著黑框眼鏡,穿的子。

等到楚塵上車後,司機潘雲上下打量了一眼他,不無震驚的道:“董事長,這小子就是你的未婚夫?”

寧輕雪點了點頭,神冰冷的看著楚塵道:“你楚塵?”

“不錯。”

楚塵淡淡點頭,目卻是止不住的打量起了。

五傾國傾城,白的吹彈可破,即便時刻繃著,也足矣讓任何男人為之心。

一襲束職業裝扮,勾勒出火材,尤其是那好似盈盈一握的纖細柳腰,即便是職業模特在其麵前也要黯然失。

見瞇瞇的盯著董事長,潘雲當即惡狠狠的道:“小子,你狗眼往哪兒看呢?”

然而下一刻,楚塵的一番話差點沒把寧輕雪氣哭:“值九分,材十分,當我楚塵的老婆,倒也湊合。”

“你……”寧輕雪幾吐。

寧輕雪是誰?

豪門寧家大小姐,飛雪集團的總裁,天之驕,在不藉助家族力量的前提下,白手起家打下一家市值超過十億的公司。

除此之外,還被譽為南江第一,不知道多青年才俊為癡迷狂。

而眼前這鄉佬,一件黑背心,一條大馬,外加一雙臟兮兮的人字拖,除了一張臉還算帥氣之外,整個形象用土到掉渣來形容也不為過。

就是這樣的一個土包子,居然說寧輕雪當他的老婆還湊合?

強忍住怒火道:“說吧,你是怎麼哄騙我爺爺寫下婚書的?”

在看來,爺爺寧長征這麼明的一個人,怎麼會把自己許配給一個土裡土氣的鄉佬?

因此肯定是楚塵騙了他。

楚塵開口道:“你爺爺三年前重病垂死,求我給他治病,我為他續命三年,他為了謝我就寫下婚書把你許配給了我,你要是不信,可以回去問問他。”

“我爺爺中風癱瘓半個多月了,一直昏迷不醒。”寧輕雪一臉譏諷的道。

放眼整個南江,誰不知道爺爺重病在床,連話都不能說,這傢夥不可能不知道,而他之所以這麼說,純粹是在騙。

寧長征昏迷不醒?

楚塵聞言一愣。

不過細想也是,他三年前並沒有徹底治好寧長征,隻是暫時製了他的傷勢,可以讓他多活三年,如今時間到了,傷勢再度發作才變這個樣子。

見他不說話,寧輕雪還以為是被自己說中了,冷若冰霜的道:“楚塵是吧?我就直話直說了,我是不可能嫁給你的,因為你配不上我。”

“追我的人一抓一大把,他們要麼是南江的青年才俊,要麼是富甲一方的大佬,我連他們都看不上,更何況是你。”

“所以,我想和你解除婚約,你覺得怎麼樣?”

說完,目不轉睛的盯著楚塵。

“沒問題。”

楚塵毫不意外的道:“不過你說了不算,因為這門婚約是你爺爺定下的,你可以等我為他治好病以後,由他親自解除婚約,隻要他願意,我絕不糾纏。”

“不用。”

寧輕雪冷冷道:“我自己的婚姻大事我自己說了算,更何況,我爺爺的病我會自己想辦法的,不用你心。”

快速寫下一張支票:“這是五百萬的支票,隻要你願意和我解除婚約,它就是你的了。”

“五百萬對我來說是九牛一,可對你這樣的底層人來說,足矣一輩子吃喝不愁了,我相信你不會拒絕。”

“寧小姐是吧?”

楚塵挑了挑眉道:“我楚塵雖窮,卻也不食嗟來之食。”

“還是那句話,要悔婚可以,讓寧長征親自跟我說。”

啪!

楚塵推門下車,揚長而去,作乾脆果斷,頭也不回。

“董事長,這小子太不識好歹了,您乾嘛對他那麼客氣。”潘雲義憤填膺的道。

“不過是年輕人那點可憐的自尊心在作怪罷了。”

寧輕雪咬,惱怒道:“沒有錢,他想在南江活下去都難,我敢打賭,要不了三天,他就會回來求我的。”

“算了,不提他了。”

搖了搖頭道:“對了雲姐,你替我約一下南江王楚向東,據說五年前他患上肝化晚期,被醫院宣判了死刑,結果卻被一位神醫治好了。”

“隻要我能請到那位神醫,那爺爺就有救了,到時候再讓爺爺出麵解除我和那傢夥的婚約,看他還有什麼話好說。”

說完,目火熱無比。

楚塵朝路邊的計程車走去,他著悉的街頭,眼中有著滔天煞氣湧現:“七個姐姐,小石頭我回來了,替你們復仇來了!”模特在其麵前也要黯然失。見瞇瞇的盯著董事長,潘雲當即惡狠狠的道:“小子,你狗眼往哪兒看呢?”然而下一刻,楚塵的一番話差點沒把寧輕雪氣哭:“值九分,材十分,當我楚塵的老婆,倒也湊合。”“你……”寧輕雪幾吐。寧輕雪是誰?豪門寧家大小姐,飛雪集團的總裁,天之驕,在不藉助家族力量的前提下,白手起家打下一家市值超過十億的公司。除此之外,還被譽為南江第一,不知道多青年才俊為癡迷狂。而眼前這鄉佬,一件黑背心,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