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能學會照顧自己?你老子我當爹又當娘照顧了這麼多年,總算是要解了。”蘇宇咀嚼著紅燒,笑嗬嗬道:“爸,你手藝好,都快大廚了,我倒是想自己下廚,關鍵我燒了沒法吃啊!”“嗬!”蘇龍嗬嗬一聲,說不練的傢夥,你倒是進廚房啊。很快,穿著圍的蘇龍端著菜餚走了出來。接近一米九的個頭,魁梧有力的板,穿著格格不的小圍,看起來格外稽。蘇宇每次都唸叨,這次也不例外,搖頭晃腦道:“爸,就不能換個大點的圍?咱家又不缺一副圍的錢...安平歷350年。

大夏府,南元城。

蘇家。

蘇宇一進家門便聞到了菜香味,丟下書包,走到餐桌前,隨手揀起一塊紅燒扔進裡。

一邊咀嚼著,蘇宇一邊看向廚房含糊道:“爸,明天換個湯,天天吃也不膩得慌。”

“有的吃就不錯了,還挑三揀四的!”

廚房裡傳來蘇龍的抱怨聲,“你說你,今年也十八了,什麼時候才能學會照顧自己?你老子我當爹又當娘照顧了這麼多年,總算是要解了。”

蘇宇咀嚼著紅燒,笑嗬嗬道:“爸,你手藝好,都快大廚了,我倒是想自己下廚,關鍵我燒了沒法吃啊!”

“嗬!”

蘇龍嗬嗬一聲,說不練的傢夥,你倒是進廚房啊。

很快,穿著圍的蘇龍端著菜餚走了出來。

接近一米九的個頭,魁梧有力的板,穿著格格不的小圍,看起來格外稽。

蘇宇每次都唸叨,這次也不例外,搖頭晃腦道:“爸,就不能換個大點的圍?咱家又不缺一副圍的錢!”

“你懂什麼!”

蘇龍懶得理會,將菜餚端上桌,也不褪下圍,坐下便道:“吃飯!能省點算一點,再說這圍是新的……”

“這話說了三年了!”

蘇宇翻白眼,三年前你說新的就算了,三年後還是這話,自己這老爹也真敢說。

蘇龍也不在意,坐下便吃,狼吞虎嚥速度極快。

蘇宇早就習慣了,也不在意這個,自顧自地坐下,一邊吃著一邊嘆氣道:“爸,前線是又打仗了吧?我剛剛回來在樓下看到徵兵車了,來咱們小區徵兵了?也不知道是哪家……”

蘇龍吃飯的作微微一滯,很快放下碗筷,正道:“保家衛國,人人有責!聽你這語氣,你是覺得當兵不好?”

“沒!”

蘇宇急忙撇清,自己老爹就是退伍兵,可不能說,否則老爹的熊掌不是開玩笑的。

蘇龍輕哼一聲,這才端起碗筷繼續吃飯。

吃著吃著,蘇龍語氣有些變化,略顯低沉道:“阿宇,前線盪,各大戰爭兵團一次又一次釋出徵召令!徵新兵伍,召老兵迴歸……”

蘇宇夾菜的筷子微微一滯,擡頭看向父親,不復之前的率,皺著眉頭看向父親,“爸,這和咱們沒什麼關係吧?你都退伍18年了,我也剛年,而且要考高等學府,徵兵也徵不到我們家……”

“18年了……”

蘇龍輕吐一口氣,是啊,18年了。

“退伍18年,鎮魔軍召老兵迴歸令加上這一次發了5次!50歲之後,就不會在召回範圍了。”

“前麵4次,因爲你還小,爸擔心你,擔心你照顧不好自己,所以爸都沒應召而去。”

蘇宇臉變幻了一下,“爸,咱們家可以不用去的,這是政策允許的!”

“是,政策允許的!”

蘇龍咧笑了笑,擡頭看向兒子,“所以我沒去,18年,徵召4次,我都沒去!可今天,我兒子年了!18歲了!”

“爸!”

蘇宇臉徹底變了,“您想說什麼?”

“你知道爸要說什麼。”

蘇龍看向兒子,有些欣,有些開懷,笑道:“18年前,你爸雖然沒用,可好歹也在鎮魔軍當了個小隊長,管著30號人。”

“那時候你媽要生你,我請假回來了,哪知道……你媽就那麼走了,你剛出生。家裡也沒個老人照顧,我真走不開……”

“沒辦法,我退伍了!”

蘇龍齜牙,笑的苦,“我從鎮魔軍走的時候,一隊的兄弟,沒一個人來送我!不是不得我走,是怕我忍不住又跑回去了!”

“18年了,沒人聯絡我,怕我想回去,我做夢都夢到他們在吼著我,讓我回家娃娃去……”

“30號人,我走第一年,戰死了9個……”

“一個都沒退伍回去,剩下的21人……你知道還剩幾個嗎?”

“還在戰場上!”

蘇龍眼眶紅了,“我自私,所以我不敢問,也不敢打聽!前麵4次徵召,我都沒應召,可這一次……阿宇,爸想著就算死了,也得戰死沙場,馬革裹,你老子……不想死在後方!”

蘇宇沉默了。

他早就知道父親一直想著前線,一直想著那班老兄弟,當年若不是母親難產過世,父親不會從鎮魔軍退伍回來的。

可他覺得,18年了,父親該忘記了,該放下了。

今天,父親告訴他,沒有!

他放不下!

“爸……”

蘇宇臉很難看,有些發白,“前線盪,戰死的兵士越來越多,18年是老兵徵召就有5次,三四年就有一次,你當過兵,你知道是什麼意思……”

“我……我還沒結婚,還沒考上高等學府,還沒給您抱孫子……”

蘇龍齜牙笑道:“沒事,爸等著!難不你以爲爸回去就是送死的?老子是去打勝仗的!”

“爸!”

“小子,廢話,吃飯!”

蘇龍打斷了兒子,一邊吃著,一邊含糊道:“吃完這頓飯,以後你自己做飯了!沒吃的,自己出去吃,卡裡有錢,你知道碼的。”

“樓下還等著我,不能耽誤太久。”

“考上了高等學府,記得給我寫信,我有時間就能收到。”

“就考大夏文明學府,你小子太給你爸長臉了,十拿九穩,你們老師都跟我流過了,隻要不出岔子,你肯定考得上,我老蘇家總算出個人才了!”

“你說你腦子怎麼長的,太聰明瞭,老子都懷疑你不是我親生的……不過還好,你長的和我年輕的時候一個樣……”

蘇宇麵有些發白,聽聞此話還是忍不住吐槽道:“爸,你確定你年輕的時候跟我長一樣?”

“廢話,那還能有假!”

蘇龍擡頭,出獷的臉,咧笑道:“你問問隔壁鄰居,像不像?”

蘇宇無力,知道父親是在轉移話題,再次轉回話題道:“爸,真要去?不是我看不起你,您老人家都下戰場18年了,也不再修煉了,到現在也才千鈞九重,去了有用嗎?”

“看不起誰呢?”

蘇龍惱怒道:“千鈞九重怎麼了?戰場上又不是單單看武力,真要隻看武力,那就別打仗了!戰場上一切皆有可能,老子當年千鈞七重,還殺過萬石境的強者呢!”

蘇宇苦惱,這話真假不知道,可父親說了很多年,真的可能不小。

關鍵是,他不想父親去前線。

前線盪,年年都有大量軍士戰死,局勢越來越危急,自己老爹都快50的人了,此刻迴歸戰場……蘇宇不敢去想。

“爸……”

“閉!”

蘇龍打斷了他,起收拾好碗筷,正道:“老子已經登記了,不去就是逃兵!沒登記還沒事,登記了不去你知道後果的!當逃兵,那也是死!”

“爸,你就不能等我回來商量一下?”

蘇宇惱火!

此刻的他已經知道無法改變什麼,正如父親說的,沒登記還沒關係,對這些老兵,徵召令也並非強召,這些老兵能活著退伍,當年在戰場上都是立下功勞的。

可一旦登記,那就代表重新伍,那就是軍士了,此刻不去,那就是逃兵了。

“商量什麼?”

蘇龍不以爲然道:“別擔心,死不了。就算真戰死了,卹金也不,自己記得去領!也夠你娶妻生子了,老子都給你考慮好了!”

說罷,蘇龍拿起早就收拾好的行禮,褪下了圍,拎起揹包,彷彿隻是出趟遠門而已,隨意囑咐道:“好好考試,在後方支援人族也一樣,到了文明學府好好給老蘇家長臉!”

“文明學府……老子回去了好好吹吹,我兒子考上了文明學府,比他們那羣傢夥強多了!”

“就是有些可惜了,通知書你爸我看不到了,回頭你拍個照,和信一起寄給我,不然那些傢夥還以爲我吹牛……”

“爸!”

蘇宇急忙起,追上了父親,有些驚慌失措。

老爹真要走了!

這18年來,習慣了和父親相依爲命,今日父親忽然要走,他完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年人了,又不是小孩子,別撒狗尿!”

蘇龍咧笑嗬嗬道:“你要是沒年,爸不會走!可現在,我得回去,18年前我那個隊,還有幾個和你一樣大的小子,阿宇,你知道嗎?我做夢了,夢到他們了……夢裡哭著喊著說好疼,說殺那羣畜生,你爸我有點後悔了,當年……就該把你送到軍屬院,反正也有人養你。”

蘇龍眼眶紅潤了,“徵召5次,前麵4次,我都收拾好行李了,可每次看到你,我就自私了,我捨不得走!第5次了,還有下一次嗎?再有下一次,到了50歲,鎮魔軍就不收我了!”

“走了,諸天戰場……老子回去了!”

“這一次,你老子殺幾個萬石境給你看看,保準留下證據,讓你沒話說!”

蘇龍擺擺手,踏步前行。

18年來,蘇宇第一次看到父親如此灑,如此威武。

可這……不是他想看到的。

“爸……”

“都說不要廢話了……”

蘇宇站在門前,咬著牙,忽然吼道:“你要是不回來,我就去當贅婿,贅去!改了姓,斷了你蘇家的香火,你要是無所謂,那我就幹得出來!”

“我……”

蘇龍腳步一個趔趄,差點回頭罵娘。

他忽然不想走了,回家打死這小子!

這小子真能幹的出來!

自己老蘇家好不容易出了個人才,這要是贅了,自己死也不甘心啊!知道,可父親說了很多年,真的可能不小。關鍵是,他不想父親去前線。前線盪,年年都有大量軍士戰死,局勢越來越危急,自己老爹都快50的人了,此刻迴歸戰場……蘇宇不敢去想。“爸……”“閉!”蘇龍打斷了他,起收拾好碗筷,正道:“老子已經登記了,不去就是逃兵!沒登記還沒事,登記了不去你知道後果的!當逃兵,那也是死!”“爸,你就不能等我回來商量一下?”蘇宇惱火!此刻的他已經知道無法改變什麼,正如父親說的,沒登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