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手鎖定,隻要爭取了時間,蠍子他們就能把那個狙擊手挖出來。“哐當!”耳畔裡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音,胡斐心裡一,這聲音他很悉,這是槍機聳的聲音,隻覺得額頭一陣劇痛,旋即一陣刺骨的冰涼順著脊椎向全蔓延開去!“啊!”胡斐大一聲,翻而起,滿頭的汗水如雨點般的低落下來,眼前一片漆黑,雙手用力地捂著臉頰,汗水頃刻間順著他手指間的隙流了下來。手拉開窗簾,營區裡的路燈過玻璃窗照進來。天亮了,也是時候離開了,胡斐嘆息一聲...從林裡,小拇指大的蚊子不停的飛來飛去,四週一片寂靜,胡斐警惕地打量著四周,手裡抱著九五式*,貓著腰,緩緩地行走於落葉之上,枯枝爛葉在皮靴下發出輕微的哢聲,這一片地形很可能有埋伏。

胡斐腳下一頓,輕輕的一揮手,後的猴子,蠍子,花豬分別帶著十個人分散著包圍而上,寂靜的叢林裡隻有“沙,沙,沙”的腳步聲,宛如一條條蜿蜒逶迤的長蛇在輕盈地蠕於叢林之中。

胡斐警惕的看著四周,突然遠的亮一閃,有重狙,立即通過耳麥喝道:“所有人注意,十二點鐘方向,猴子,花豬你們掩護,蠍子上!”

他的聲音剛落,槍聲猛然間如同豆子一般的響起,一顆接一顆子彈擊碎了他附近的數枝樹幹,一時間枝葉碎屑橫飛:“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連長,小六子踩斷了數枝,暴了方位,誰知道狗日的恐怖分子就匍匐在我們左側五十米!”猴子急促的彙報著,他那邊的槍聲太大他的聲音幾乎湮沒在槍聲裡。

“就地組織反擊,不要衝鋒,等待後援!”胡斐果斷下令,隨即命令其他小分隊包抄過去。

他自己則慢慢的貓著腰沿著大樹之間的空隙,之字形狀前進,必須幹掉這個狙擊手,一旦被製在這小壑中,隻要一被對方火力死死製住,再想要衝出包圍難度很大。

形有點不對啊,一很強烈的危險湧上心頭,胡斐立即一個戰前滾,同時扣了手裡的扳機,就在他的雙腳落地之時,槍口噴出一條火龍,對麵的灌木叢裡傳來一聲聲慘,隨後對麵的子彈如暴雨般地傾瀉過來。

一個彈夾打完,胡斐腳下用力一頓,整個子立即閃到一顆大樹後,迅速換上單價,口卻突然傳來一陣陣錐心刺骨的疼痛,低頭一看,約可見左一鮮正不停地向外湧出。

用手抹掉額頭上的汗水,胡斐扭了扭脖子,左腳迅速用力一點,右腳同時一個橫,同時手指用力地扣下扳機,手裡的九五再次噴出一條憤怒的火龍。

“噠,噠,噠”

槍機裡退出來的子彈殼如同雨點般的落下,胡斐迅速地移著腳步,防止自己被對方狙擊手鎖定,隻要爭取了時間,蠍子他們就能把那個狙擊手挖出來。

“哐當!”

耳畔裡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音,胡斐心裡一,這聲音他很悉,這是槍機聳的聲音,隻覺得額頭一陣劇痛,旋即一陣刺骨的冰涼順著脊椎向全蔓延開去!

“啊!”胡斐大一聲,翻而起,滿頭的汗水如雨點般的低落下來,眼前一片漆黑,雙手用力地捂著臉頰,汗水頃刻間順著他手指間的隙流了下來。

手拉開窗簾,營區裡的路燈過玻璃窗照進來。

天亮了,也是時候離開了,胡斐嘆息一聲,手掀開上的被子,起收拾行李。

兩個月前團政治主任找他談話,說是可以考慮他的個人問題了,胡斐知道自從幾兩年前在南亞叢林裡那一場戰役之後,自己的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對戰士的要求也越來越苛責了,已經引起了上級首長的不滿了。

可他們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又怎麼會知道,上了戰場,多一分能力,就多一分活命的機會,平時多流汗,戰時流的口號,又有多人會真正把它放在心上?那種在戰場上眼睜睜地看著兄弟一個個倒下的痛苦,誰能得到?

也隻有胡斐這種經歷過戰場殺戮的人才會深有會,可這些在某些首長眼裡有些不合時宜了!

該走啦,胡斐直起腰桿,打量了寢室一眼,他的東西不多,早在兩個月前就已經把一些東西都郵寄回去了,今天他就隻有一個揹包而已。

胡斐慢慢地將軍裝上的肩章,領花統統卸了下來,從今天開始他就不再是共和國的一名軍,隻是一個轉業等待分配的退役軍人而已。

手拉開門,一陣寒風迎麵撲來,胡斐深吸了一口氣,大步走了出去再沒有回頭看一眼他足足呆了二年的宿舍。

冬日淩晨的營區,很安靜,狂風捲起地上的枯葉漫天飛舞,胡斐駐足良久,還是決定去升旗臺那裡看一看,他就是在那裡被團政治部宣佈的二等功,就在那裡爲全團最年輕的副營長!

他了全團兵關注的焦點,卻再也沒有人想起那些永遠埋骨在異國他鄉的人,那些壯烈犧牲在南疆的兄弟,那個幫他擋子彈的兄弟!

寒風凜冽,吹得紅的五星紅旗獵獵作響。

胡斐矗立在旗桿下良久,良久,慢慢地擡起手,莊嚴地敬了個軍禮,雖然他已經沒有了肩章,沒有了領花,但是他的軍姿依然莊嚴提拔,軍禮依舊標準如昔!

遠士兵居住的營房屋簷下,幾個穿著筆軍裝的士整齊地站一排,帶頭的一個三級士低喝一聲:“向副營長,敬禮!”

“唰!”的一聲響起,五隻右手整齊劃一的行禮,五雙亮閃閃的目追隨著胡斐那漸漸模糊的影遠去。

這個五個士是胡斐的江南老鄉,更難得的是他們五個人加上胡斐都是江南省雍州市人。

“班長,爲啥副營長要這麼地走?”一個稚氣未的一級士有些不解的問,帶頭的三級士瞪了他一眼:“你曉得個屁,營長是不想難過,我們營每年全團大比武都是第一名,靠的還不是咱們副營長,你以爲他捨得離開嗎?”

“那副營長可不可以不走呢?”另外一個一級士也有些不解,三級士長嘆一聲:“有些事不是我們可以做主的,記得營長常說的話嗎,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胡斐並不知道他的用意被一個老鄉兼前部下識破了,此刻,他已經走出了營區,在哨兵的敬禮下,默默地向前走去。低頭一看,約可見左一鮮正不停地向外湧出。用手抹掉額頭上的汗水,胡斐扭了扭脖子,左腳迅速用力一點,右腳同時一個橫,同時手指用力地扣下扳機,手裡的九五再次噴出一條憤怒的火龍。“噠,噠,噠”槍機裡退出來的子彈殼如同雨點般的落下,胡斐迅速地移著腳步,防止自己被對方狙擊手鎖定,隻要爭取了時間,蠍子他們就能把那個狙擊手挖出來。“哐當!”耳畔裡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音,胡斐心裡一,這聲音他很悉,這是槍機聳的聲音,隻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