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形容:絕。哪怕長夏在末世掙紮數年,仍然難以接。可是,生活在部落又不能太獨特。隻能忍耐,這次來諾曼底大集市長夏也是豁了出去,一定要找個順眼的雄,不為被族長和族人嘮叨惦記,就為了吃,也得結親,否則日子沒法過下去。諾曼底大集市,地諾曼底平原。說是集市,其實就是由各種皮帳篷搭建而,族生活過的糙,沒什麼衛生和審觀念。除了鳥族和魚族有些講究,族通常直接席地而睡……著來往的人群,長夏頭疼不已。腦海裡,不住回憶起...這真不是危房?!

長夏看著這座五六十平的地式帳篷,破舊皮,搭蓋在樹枝上,由藤蔓捆綁著,簡陋,質樸。長夏角不住搐了兩下,隻覺無語凝噎,相顧無言。此時,送過來的族人已經離開了。

放下背簍,將裡麵的行李放在一旁,沒急著手。

沒出錯,這將是今後生活一輩子的地方。

靜靜欣賞了片刻,長夏扭頭看向後的沉戎,他一臉蒼白,步履闌珊而虛浮。一瞧,便知虛。

“你待在外麵,我一個人進去收拾打掃。”長夏開口道。

“沒事,讓我跟著進去。這窩許久沒住人,除蟲蟻以外,還得檢查窩頂有沒有腐朽?”沉戎微微一笑,解釋著,他哪好意思讓長夏一個人忙碌。

雖然族人幫忙檢查過窩,大問題肯定沒有。可是,誰知道有沒有其他小問題?畢竟,這邊離部落有段距離,這座窩荒廢已久,他再不濟也是雄族,比雌要強壯得多。

聞言。

長夏思考片刻,答應了。

“行,我之前采摘了一些艾草,等會兒點燃,先將窩中的蟲蟻熏出來,你再檢查窩頂。”

很快,一嗆鼻的異味傳開。

一陣沙沙蠕聲,鉆進兩人的耳畔。

“後退!”沉戎拉著長夏,提著一旁的背簍,急退七八步。

隻見各種蟲蟻飛快從窩中攀爬出來,顯然艾草的味道讓它們很難。待過了幾分鐘,艾草燃燒殆盡,再沒有蟲蟻從窩中爬出來。

兩人才將皮簾子揭開,讓窩通風氣。

長夏利落開始將窩中廢棄的東西丟出去,一邊注意著沉戎檢修窩頂,一邊分神回憶著幾天前發生的事。

上一秒,長夏忙著擊殺聞風而來的高階喪屍,為生存忙碌奔波。下一秒,為族河部落的一名雌——夏。

族,年就要獨立生活。

每年部落會帶著年的雄和雌,前往諾曼底。諾曼底是暮靄森林中最大的集市,那裡匯聚著族、鳥族、魚族等諸多種族。看對眼的雄/雌會選擇結親,然後決定前往各自心儀的部落生活。

長夏不想結親,但是獲得部落認可唯一途徑就是結親。

這片大陸與地球不同。

這裡危險無比,沒有部落的庇佑,哪怕是都不敢保證能活下來。經歷過末世,長夏唯一的想法是活著。

幾天前。

跟隨河部落前往諾曼底,那裡有很多要結親雄/雌。長夏被族人領著相親,長相瘦小,又是戰鬥力弱的龍貓族,很多人拒絕了。

族相親,可不比地球。外貌沒那麼重要,重要的是種族,戰鬥力,以及實力。

否則,怎麼應付得了強大的野?

看重外貌的是鳥族,鳥族排外,很與族聯姻。同樣的,魚族也是如此。

長夏瘦瘦小小,又是族中不善戰鬥的龍貓族,當然沒有人看得上。

長夏沒選擇,索選了個角落窩著。

族一個個五大三,他們瞧不上自己,長夏還真看不上他們。一個個大霸,瞧著,就特能吃,還醜。

瘦小——

明明是族一個個不當人,人均兩米是怎樣的概念?

讓一米七的長夏,覺來到了巨人國。

長夏所在的河部落位於東陸暮靄森林,暮靄森林是族的樂園,以東是鳥族,以南臨海,那裡生活著魚族。更遠,長夏目前還不清楚。

長夏弱多病,有記憶起就生活在河部落,由部落族人養大。沒見過雙親,聽河部落族長說,長夏是由巫在暮靄森林外圍撿到的,巫獨自生活在暮靄森林的卡納聖山,無法養長夏,就將人送來了河部落。

長夏差,吃得,挑。

自然長得瘦弱。

族看重子嗣,哪怕長夏跟河部落沒有緣,族人仍然盡心將養大,奈何長夏不爭氣,年仍舊一副病懨懨的模樣。

咕咕。

長夏著咕嚕直的肚子,了。部落吃食除了烤,就是燉,那味道一個字能形容:絕。

哪怕長夏在末世掙紮數年,仍然難以接。

可是,生活在部落又不能太獨特。隻能忍耐,這次來諾曼底大集市長夏也是豁了出去,一定要找個順眼的雄,不為被族長和族人嘮叨惦記,就為了吃,也得結親,否則日子沒法過下去。

諾曼底大集市,地諾曼底平原。

說是集市,其實就是由各種皮帳篷搭建而,族生活過的糙,沒什麼衛生和審觀念。除了鳥族和魚族有些講究,族通常直接席地而睡……

著來往的人群,長夏頭疼不已。

腦海裡,不住回憶起族長說的話。

“你太弱,要抓找個雄結親,否則今後怎麼養活自己?”

當然,族並非強製要求年就結親。長夏是特例,弱,容易生病,年部落不能再養著。不結親,族人自然擔心會死。

日漸偏西。

難道今天又浪費了?

長夏著腸轆轆的肚子,眼睛不斷掃描著過往人。

忽然,眼睛一亮。

大集市邊緣走來一名瘦削的雄,很瘦,偏高,目測兩米有餘。頭發散,打結,臉慘白,幾近明,走路虛浮而慢,看著像是病膏肓,命不長。

實力不實力,長夏不看重。

畢竟,不是真的手無縛之力。

最重要是這雄臉好看,絕對是長夏見過的最英俊帥氣的。

思及。

長夏起上前。

“雄,結親嗎?”

沉戎剛回到東陸,心神恍惚。不其然,被一個雌攔住。

他低頭,看著剛到自己口部位雌。

瘦小,麵泛黃。

掌大的臉頰,被一雙充滿生機的眼睛占據。

“我長夏,來自族河部落。雄,你什麼?結親了嗎?要不要跟我結親?包吃包住。”

“……”沉戎沉默了,他離開暮靄森林太久了嗎,現在的雌都這樣火辣熱?一時間,沉戎反應不過來,傻了。

見雄呆呆的,走神。

長夏揮揮手,大聲道:“你不願意嗎?”

“你年了嗎?”沉戎遲疑著,忍不住笑出聲,問:“族雌都像你一樣直接嗎?我記得,鳥族才會這樣直白。”

“沒年,誰會來諾曼底大集市?你別管我直接不直接,你答應跟我結親嗎?”長夏打量著沉戎瘦高的,上前,出手在他上拍了兩下,“你病兮兮的,肯定沒有雌會相中你。你放心,我可以養活你,所以…你要不要跟我回河部落?”

見狀。

沉戎忍俊不,再次笑出聲。

這樣充滿活力的雌,他第一次見,難得生出一好奇心。

“我很能吃,你確定能養活我?”

長夏認真看著沉戎的臉,真好看。想了想,掏出背簍裡麵的陶罐,拿出兩個嬰兒拳頭大小的魚丸。

這是悄悄製作的魚簍捕獲的魚,做的魚丸。

那條魚,七八斤重。

長夏手上沒有薑蔥蒜作為作料,就將魚做了魚丸。

“這是什麼——”沉戎好奇道。

長夏將魚丸往前遞了遞,回道:“魚丸,請你吃。”

沉戎看了看長夏,又看了看麵前的魚丸,也許在河部落生活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我沉戎,族鬥狼一族。目前,剛流浪來到暮靄森林。”

頃。

兩人來到河部落族長的麵前。

“長夏,你真的決定了?”有些懵,幾分鐘前,長夏牽著沉戎來到河部落的落腳,將沉戎介紹給他,告訴他,這是找到的伴。

頓時,河部落所有人驚呆了。

盡管族人不滿意沉戎,但最終還是選擇祝福長夏。

“族長,我決定好了。”長夏慎重點頭,說:“沉戎看著弱,力量還是很不錯的。”

扭曲著臉,答應了。

畢竟不答應沒辦法,其他雄都嫌棄長夏。

沉戎,可能是諾曼底大集市上唯一不嫌棄長夏的雄。左右長夏今後還生活在部落,實在不行,他和族人多照看他們一些。

於是,等大集市結束。

沉戎就跟著長夏來到了河部落的領地。

回到部落,沒有耽擱,將長夏之前挑好的窩分給了。族沒有什麼結親儀式,隻要看對眼,自己造窩住一起就算是結親。

長夏差,自己沒辦法造窩。

現在這個窩是部落以前族人留下的,算是特例。

他們這算是吃了部落的飯。,掏出背簍裡麵的陶罐,拿出兩個嬰兒拳頭大小的魚丸。這是悄悄製作的魚簍捕獲的魚,做的魚丸。那條魚,七八斤重。長夏手上沒有薑蔥蒜作為作料,就將魚做了魚丸。“這是什麼——”沉戎好奇道。長夏將魚丸往前遞了遞,回道:“魚丸,請你吃。”沉戎看了看長夏,又看了看麵前的魚丸,也許在河部落生活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我沉戎,族鬥狼一族。目前,剛流浪來到暮靄森林。”頃。兩人來到河部落族長的麵前。“長夏,你真的決定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