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了,有的地方不能細說,有的地名人名隻能用化名代替。從1995年說起,那年,b市發生了一起轟全國的靈異事件――330公車離奇失蹤,業人士稱之為"330案",現在被誤傳了375公車。沒過幾天,警方就出來辟謠,說這件事子虛烏有,並停止了對這件案子的調查,而我卻極力反對。那一年,我正29歲,因為年輕但卻資曆深,經常會接到各地警隊的協助邀請,並已經在業名聲大噪了。反對的原因很簡單,我的朋友和我最好的朋友也在...我不信鬼神,這次點開天涯論壇的蓮蓬鬼話板塊,也是因為工作需要。

對於天涯上所謂的大師們和靈異案件,我的評價,也隻有一個字:假。我的職業和我的經曆,讓我對這些東西嗤之以鼻,論壇上所盛傳的靈異事件,要麼就是騙人,要麼就是有人自己在嚇自己。

我從北方某著名警校的偵查學畢業,並在那裡當了很多年的教授。跟死人打道的這麼多年裡,我參與指導過很多大大小小的案件,其中有名氣的,帶著鬼神質的,甚至是懸案、無頭案和所謂真真正正的靈異案件都不。我邊的朋友、親人等等,也曾經到過類似的威脅,甚至還有人因此離我而去。

我的老家在西部山區的一個小城市,位於黃河的中上遊,暫且稱呼它為g市,這原本隻是一個普通的地方,但卻因為一樁詭異的連環殺人案出了名,後續我會提到。我上警校的第二年,父親就因病去世了,我回家裡的時候,父親的已經被火化了,我連他的最後一麵都沒有見到,我對母親發了火,怨他為什麼大冬天的要那麼快火化,後來聽鄰居說,父親死前發了瘋。之後,我便與母親一起搬到了b市(我上大學的城市),這一住就是好多年,而父親的死,了埋在我心中多年的疙瘩。

我姓李,姑且我李可吧,但是大部分人稱我為李教授。下麵我要說的就是我所參與的最恐怖、最離奇、最詭異的案子,有的可能大家聽過,有的可能大家不清楚,但隻要你們去查,都能查到,當然了,有的地方不能細說,有的地名人名隻能用化名代替。

從1995年說起,那年,b市發生了一起轟全國的靈異事件――330公車離奇失蹤,業人士稱之為"330案",現在被誤傳了375公車。沒過幾天,警方就出來辟謠,說這件事子虛烏有,並停止了對這件案子的調查,而我卻極力反對。

那一年,我正29歲,因為年輕但卻資曆深,經常會接到各地警隊的協助邀請,並已經在業名聲大噪了。反對的原因很簡單,我的朋友和我最好的朋友也在那一起案件中失蹤了。我的朋友許伊,那個好朋友杜磊,他們都是我在警校的同學。

從警校畢業後,他們被分配到同一個單位工作,而我,選擇了繼續在學校深造。事發生的那一天晚上,他們單位加班,我就在公站等許伊,杜磊送回來。他們失蹤前,我還和他們通了電話,他們說馬上就要到了。可是這一等,就是一整個晚上,他們的電話也都打不通了,隨後,我報了警。

正值寒冬,我跟著警隊,把整個b市都翻了個遍,可是兩天下來,調查都沒有一點進展,目擊證人的說法,也各執一詞,甚至有的說,他們親眼看見那輛公車憑空消失了。第三天,警隊終於給我打了電話,說雲水庫附近,發現了。

我跟著警隊的人,來到了雲水庫。水庫附近,已經聚集了很多警察,還有幾個法醫,時間已經是晚上零點了,大家都打著手電筒。當我看到那三的時候,饒是已經見過不死人的我,胃裡都一陣翻滾。

三已經高度腐爛,散發著一惡臭。這是三男,他們上的服全部被了,全上下,唯一沒有腐爛的,便是他們的眼睛。三,六隻眼睛,都睜得渾圓,直勾勾地朝天看著,這嚇壞不跟來辦案的刑警。

我的心一鬆,據形,這三自然不會是許伊和杜磊。

我朝四周打,周圍本沒有任何公車的蹤跡,警方在現場也沒有找到什麼有用的犯罪痕跡。法醫忍著惡心,把帶回了鑒定中心。

通過鑒定和指認,這三,的確也是在那公車上消失的乘客,我依稀記得那天,警隊的張隊長對我說:"李教授,上級通知,此案件到此為止。"

很快,警方便封鎖了一切的訊息,現在網上流傳的,也隻是這件案子的冰上一角。

我逐級找了上去,那些曾經對我笑臉相迎的人,都像約好了一般,說他們也沒辦法,原因隻有一個,上級代。我甚至以不再參加案件研究相要挾,還和這些人大吵了一架,可最後還是無功而返。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拒絕了這個城市警隊所有的協助邀請,並與他們斷絕了關係。

我和朋友的婚期,就定在那個月的月底,母親因為這件事,生了重病,從那之後,的就一直不好。我並沒有放棄調查,這麼多年過去,我的年紀越來越大,母親為我安排了很多次相親,但我都隻是以工作為由推掉了,我發過誓,一定要找到許伊,可是330公車就像人間蒸發一樣,不知去向了。

這些年裡,我跑了大江南北,各種托關係,隻求能打探到一關於330公車的訊息,慢慢地,我自己都要放棄了。

那天回到家裡的時候,母親又站在父親的黑白照片前發呆,這是母親在父親去世後養的一個習慣。母親並沒有發現我回來了,裡喃喃自語著什麼,我走近一聽,才知道是在擔心我以後的生活。看著母親日益佝僂的背影,我的鼻子一酸,了一聲。

母親回過頭,忙說飯菜已經都準備好了,坐下吃飯的時候,母親又說起哪家哪家的姑娘不錯,我夾了塊給母親,說讓去安排吧,母親很驚喜,因為這是這麼多年來,我主說要相親。

第二天,我和一個姑娘坐在了一間咖啡屋裡,那個時候,咖啡屋已經在中國慢慢普及起來了。長這麼大,我隻談過許伊一個朋友,失蹤後,我更是沒有接過,和我相比,這個姑娘倒顯得非常大方。

我知道了的名字,孟婷,談之下,我發現世界真的太小了,竟然是和許伊一起失蹤的、我的好朋友杜磊的朋友,但我並沒有見過,隻是聽杜磊提起過。和我的狀況一樣,家人著再找物件,這次來,也隻是為了應付家人,沒想到上了我。已經是一名比較資深的記者了,這些年,也沒有放棄過尋找杜磊。

因為相同的遭遇,我們聊了很久,並互相留了電話。回到家之後,母親問我怎麼樣,我隻是笑笑,說不合適,母親又是愁眉苦臉了一番。我以為我和孟婷不會再有集,但沒想到,再次聯係卻是當天下午。

老家g市警隊的老張給我打了電話,我大一便是在老家實習的,老張算是帶我的實習老師,很多年沒有聯係,算下來,他也快到了退休的年齡了。

"李可!b市的330公,出現了!"剛接起電話,老張就冒出了這麼一句。這麼多年來,幾乎沒有什麼能讓我如此激了,老張告訴我,b市消失的330公車,在g市的一片小樹林裡被發現了,而這兩座城市之間的距離,足足有一千多個公裡。

當年,我向分佈在全國各地的朋友和人,都代了這件事,沒想到終於有了回聲。我打了個電話給孟婷,告訴了訊息,我們搭上了最後一班列車,匆匆趕去了g市。母親也隨我一起去了,對許伊這個準媳婦兒,也是牽掛的。

兩天之後,我們終於回到了g市,老張帶了好幾個人到火車站接我,興許是沒想到出名的李教授是一個這麼年輕的人,不認識我的那些人,都有些吃驚。

"老師,公車呢?"這是我見到老張之後,說的第一句話。

老張歎了口氣,說公車已經被調走了,調走車子的,正是b市的警隊,給的通知也是,不準調查。又是和幾年前同樣的理由,即使是冷靜沉穩的我,都了氣,但我知道這不是說話的地方,當下也沒說什麼。

老張把我們三個人送回了以前住的老家,房子裡都起了灰,母親立刻便開始打掃起來。而我和孟婷,則迫不及待地要老張帶我們到發現330公車的地方。路上,老張一邊開車一邊告訴我們,車子被發現的時候,車廂還是熱的,才剛被開過不久,但車上和附近,一個人都沒有,地上甚至沒有發現車印。老張讓我們到了現場之後不要吃驚,正要詢問,老張把車子停了下來,跟我們說已經到了。

這裡是一片小樹林,小道邊長滿了麻麻的樹,但有一塊空地特別顯眼,這塊空地裡,一顆樹都沒有,空地的外圍,長了一圈樹,樹之間的距離,隻能供人進去,其中有幾棵,已經被人挖去了,隻在地上留下幾個坑。

老張指著這幾個坑,向我們解釋道:"這幾棵樹,是後來車子被調走時挖掉的,因為車子開不出來。車子是在這空地裡被發現的"

老張的話,讓我非常驚訝。這個空地的外圍長了一圈樹,那車子,是怎麼開進去的無頭案和所謂真真正正的靈異案件都不。我邊的朋友、親人等等,也曾經到過類似的威脅,甚至還有人因此離我而去。我的老家在西部山區的一個小城市,位於黃河的中上遊,暫且稱呼它為g市,這原本隻是一個普通的地方,但卻因為一樁詭異的連環殺人案出了名,後續我會提到。我上警校的第二年,父親就因病去世了,我回家裡的時候,父親的已經被火化了,我連他的最後一麵都沒有見到,我對母親發了火,怨他為什麼大冬天的要那麼快火化,後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