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秦舒的回門宴,同夫君曹瑾前來道賀。席間,在曹瑾的苦勸下飲了幾杯果酒,之後便難耐了起來……之後的事,記得模糊,隻破碎的記得被人送進了廂房,聽見了落鎖的聲音,渾渾噩噩的就被人推到了羅漢床上……茫然間,忽有一人繞過屏風朝走了過來。室線昏暗,沈鸞看不清那人的臉,隻覺得此人形高大,威迫人,還有種……莫名的悉。屏住呼吸不敢,一種不祥的預自心底蔓延開來。那人著緋紅服,前的補赫然繡著一頭腳踏祥雲的玉麒麟!麒麟乃正...輕紗幔帳,雨打芭蕉。

廣侯府的西廂房,子的環佩散了一地,鎏金鼎一縷龍涎混著男歡好後的旖旎味道裊裊散開。

沈鸞從黃花梨的羅漢床上醒來,隻覺得頭痛裂,渾如被車軲碾過般的痠疼。

今日是閨中友,廣侯府的嫡小姐秦舒的回門宴,同夫君曹瑾前來道賀。

席間,在曹瑾的苦勸下飲了幾杯果酒,之後便難耐了起來……

之後的事,記得模糊,隻破碎的記得被人送進了廂房,聽見了落鎖的聲音,渾渾噩噩的就被人推到了羅漢床上……

茫然間,忽有一人繞過屏風朝走了過來。

室線昏暗,沈鸞看不清那人的臉,隻覺得此人形高大,威迫人,還有種……莫名的悉。

屏住呼吸不敢,一種不祥的預自心底蔓延開來。

那人著緋紅服,前的補赫然繡著一頭腳踏祥雲的玉麒麟!

麒麟乃正一品的武將!

沈鸞腦子嗡的一下就炸了,曹瑾是個三品侍郎,口繡的是孔雀……

突然,門外傳來嘈雜的囂聲,淩的腳步聲漸近,還未等看清那人的臉,房門就被人強行破開。

“秦戈,你枉顧朝綱,竟對我夫人做出如此禽不如的醜事!”

沈鸞猛然抬頭,那人的麵容隨著室外的線驟然清晰起來。

怎會是他?

沈鸞裡每一滴都在炸裂,骨頭深鉆出冷的恐慌。

曹瑾麵鐵青,上前一把將從床上扯下來,沈鸞踉蹌著撲到他懷中,被子兜頭蒙下,遮住了毫無的臉。

鄙夷唾棄聲從被子裡鉆進來,支撐不住,昏了過去。

……

侍郎府東院,棠梨閣

沈鸞目呆滯的坐在拔步床上,近來子不爽,大丫頭替請了府中醫來看,誰料竟是喜脈。

曹瑾公務繁忙,他們已有半年未曾同房了,一個多月前與那人糾纏的畫麵驟然襲來……

痛苦的捂住臉,有了秦戈的孩子。

“大人來了?夫人醒了,就在裡麵。”外麵傳來丫頭的說話聲。

房門吱呀一聲被人推開。

曹瑾繞過屏風進來間,手裡還端著個青的藥碗。

沈鸞抬眼,隻見曹瑾一襲紅錦服,通的氣派,分毫不見當年的寒酸模樣。

與曹瑾結為夫妻已有三年。

因議親時遭遇意外,臉上留下一道從眉間到臉頰的長長疤痕,從門庭若市到無人問津。

隻有曹瑾,鍥而不捨地上門求娶,態度不可謂不真誠。

因此哪怕曹家與沈家門第相差甚遠,沈鸞於他的真心,便嫁了。

嫁過來之後,沈鸞一心想要報答,為他持家務,打理生意,將所有的時間和力統統奉獻給了這個男人。

可換來的卻是什麼?

為了替三皇子扳倒死對頭秦戈,他竟不惜用自己的妻子做餌,給他們下藥……

張開乾裂的,聲音摧枯拉朽地問,“為什麼?”

曹瑾手裡端著湯藥,白皙的手指著青瓷的勺子,緩緩舀。

“阿鸞,這件事對我很重要,秦戈為人謹慎,對誰都不假以辭,偏偏對你不設防,這難道不是老天給我的機會?”著一頭腳踏祥雲的玉麒麟!麒麟乃正一品的武將!沈鸞腦子嗡的一下就炸了,曹瑾是個三品侍郎,口繡的是孔雀……突然,門外傳來嘈雜的囂聲,淩的腳步聲漸近,還未等看清那人的臉,房門就被人強行破開。“秦戈,你枉顧朝綱,竟對我夫人做出如此禽不如的醜事!”沈鸞猛然抬頭,那人的麵容隨著室外的線驟然清晰起來。怎會是他?沈鸞裡每一滴都在炸裂,骨頭深鉆出冷的恐慌。曹瑾麵鐵青,上前一把將從床上扯下來,沈鸞踉蹌著撲到他懷中,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