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和激,便當場擰開瓶蓋喝了幾口,然後笑了笑,轉就要離去。可就在這時候,突然生道:“喂,帥哥,我第一次來文殊坊,你在這裡工作,能給我介紹一家古玩店嗎?想給我買一件古董作為生日禮,錢不是問題,就是怕買到贗品。”“放心吧,到時候我會付你小費的。”生補充道。原本陳三順想說沒空的,可是見到不嫌棄他,眼神還帶著的懇求,讓他有些心了。“三順,你帶去吧,我馬上就到那家店了,一個人搬就可以,不過,你得快點,半小時後...“哎呀,主任不要嘛,萬一被人看見了,多不好…”

“病房的門被我反鎖了,誰能看得見?”

“這不是躺著個病人嘛…”

“你說這傢夥啊,腦部神經嚴重損,差點就掛了,估計下半輩子都得躺床上了,你就當他是個擺設吧。”

“討厭,你也太著急了吧,這種地方你也要…”

“沒辦法,被你的麗給吸引了,我不自…”

陳三順躺在病床上,剛從夢中清醒過來,就聽到一男一的對話,的撒,男的字裡行間,著壞壞的氣息。

他使勁張開了雙眼,發現在他的右側,竟然有兩個人抱起一起親熱,而且作十分大膽。

環顧四周後,陳三順才發現,原來自己正躺在一張雪白的病床上,周圍彌漫著消毒水的味道。

腦海裡翻滾著的龐大資訊,讓他已經明白了一切。

他擁有兩個人的記憶。

而且,這兩個人的記憶,已經完融合。

第一個人的記憶,是民國中期倒鬥四大派之一的搬山派掌門,陳三順,他有一口斷乾坤,一眼辨真偽的能力。

第二個人的記憶,是現代社會的一個青年也陳三順,青年是孤兒院的一個孩子,在一家古玩店工作,今早上班時路上被人撞飛,腦部到重創,為了植人。

陳三順下意識地看了一下自己的手,發現雙手白,應該是個年輕人。

此刻,陳三順驚訝無比,前一秒他還在龍王墓裡跟洋人激烈搏鬥,然後抱著龍脈引了炸藥包,不是應該碎骨嗎?

怎麼下一秒,他還活著?

這…太不可思議了!

難道…

陳三順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他重生了!

想到這裡,陳三順也顧不得旁邊那兩個正在辦事的男,直接拔掉上的各種管,使勁坐起,隨即問道:“喂,你倆有鏡子嗎?”

這一聲,將正在忘我中的男,嚇了一跳。

還是生反應得夠快,抬頭一看,見到之前那個“植人”坐在床邊,對著他們倆問話。

“啊~”

生跟見鬼似的,嚇得尖了一聲,而男的,顯然也反應了過來。

“我就問一下有沒有鏡子,至於反應這麼大嘛?”

陳三順沒好氣地白了對方一眼,隨即下了床,道:“行了,那你們繼續吧,我先走了。”

那兩個人剛想說什麼,就看到陳三順走到了門口,將門開啟,揚長而去。

“媽呀主任,你看吧,這下完蛋了吧,被看見了。”

那護士嗔怪道。

“呼~”

男主任深舒了口氣,驚訝道:“活見鬼了,這傢夥我已經確定過了,頭部神經損嚴重,怎麼突然就清醒了呢?奇了個怪了。”

走廊外麵。

陳三順快步行走,雖然還有些不太適應,但據這個時代的陳三順記憶,他今天得去上班。

急匆匆地來到了電梯門口,陳三順在現代記憶的驅使下,手不自覺地按下了一個按鈕。

“叮~”

不到十秒鐘,電梯門開啟,從裡麵走出了一個人來。

“咦?陳先生,你怎麼醒了?”

一名年輕的護士,瞪大了雙眼,顯然認識陳三順這個病人,之前這傢夥還被判定為植人呢。

這會就下床了,這…太嚇人了。

陳三順定睛一看。

眼前這護士穿著一件潔白無瑕的護士服,一頭長發已經紮起,致的五,雪白的瓜子臉上,一雙眼睛如秋水般晶瑩剔。

陳三順的目,最後落在了護士的膛前,這裡有些拔,讓他忍不住多停留了一會。

可是就這麼一會,突然對方的服慢慢地變得明起來,接著裡麵的出現了紅的。

一風景,漸漸浮現…

“我去!”

陳三順立刻將目收回,深深地吸了口氣,鼻腔剛才陡然一熱,差點就流下了鼻來。

他雖然有現代陳三順的記憶,但言行舉止,大多數都是民國那個陳三順影響,非禮勿視的理念,依然深固。

“咳咳…陳先生,你還好吧?”

看著陳三順一聲不吭的,護士以為對方還沒晃過神來,再次問道。

陳三順被這麼一,倒是回過神來。

隻是眼睛再次看向護士的時候,竟然過了護士的,甚至護士後麵的電梯、以及墻壁,看到大廈後麵的風景。

陳三順驚訝無比,雖然前世的他眼力十分厲害,但也隻是說視力好,見識廣闊。

但現在,他,竟然能視?

回想炸前的那一幕,陳三順發現龍脈上鑲著兩片玉石,而這玉石長得跟眼睛一樣,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玉眼。

玉眼據說是龍脈的眼睛,而龍脈是華夏鎮族氣運的至寶,配上一雙玉眼,就如同一頭活龍一般,傲視天下。

難道是玉眼,讓他獲得視能力?

陳三順顯然已經想通了。

“護士,我很好。”

陳三順咧笑道。

“你早上車禍嚴重的,確定不再躺一陣嗎?”

護士也是很驚訝。

早上八點半的時候,還聽說這傷者已經死了,後來又活了,這事已經傳遍了整個醫院,大家都覺得這是醫學奇跡。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還真不敢相信。

“我沒事兒了,先走,醫藥費什麼的,應該是撞我的人的吧?”

陳三順突然說道。

“這個的確是…不過,貌似還沒抓到肇事者。”

“哦…遲早會抓到的,我先出院了,至於醫藥費,等警方抓到人之後,再給你們付哈。”

陳三順說罷,繞過前麵的護士,進了電梯裡。

“陳先生,你先別走啊,你這況還得復查…喂,別走…”

隻是護士姐姐的話還沒說完,陳三順就已經出了門,等護士走出走廊的時候,已經不見陳三順的蹤影。

走出醫院的陳三順,從原主人的記憶裡得知,現在是和平年代,國泰民安,以前的重擔已不復存在。

不過,不管時代如何變更,有兩件事他必須得去做。

龍脈讓他再生,而且生於這副軀,他覺得有義務繼承原主人的仇恨和牽掛,完他未了的心願,原主人所在的孤兒院還欠下一筆巨債,他必須得賺錢還清。

再有就是龍脈的事。

龍脈是由特殊材質鑄的,堅無比,當年海底墓中炸後,龍脈可能還沒被摧毀,而且,陳三順不確定當時是否還有活人,如果有,而且是洋人的話,那龍脈會不會被帶走?

從主人的記憶中得知,自民國到現在這段歷史,華夏過得非常坎坷,可以說是經歷了山河破碎,到如今國泰民安,很有可能是龍脈的原因。

所以,為了確保華夏將來的氣運,陳三順打算再去一趟龍王墓,找到龍脈,上給國家保管,確保華夏氣運永垂不朽。

而龍王墓所在的海底墓位置,經過上百年的演變已經很難找到,要完這個任務非常艱巨,必須要從長計議,做足充分的準備。

這兩件事都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援,所以,他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賺錢,而且越多越好。

明確了目標之後,陳三順深舒了口氣,離開了人民醫院。

一個小時後。

錦城文殊坊。

這裡雖然沒有草堂那邊設施完善、攤位多、有大棚,但這邊人氣很高,跟送仙橋差不多。

文殊坊、草堂、送仙橋,並稱錦城三大古玩城。

而陳三順就在文殊坊做搬運工。

陳三順擁有這般能力,之所以依然想著去工作,那是因為原主人隻是一個不出名,而且社會底層的小人,即使他現在擁有再多的才能,無人認識,也沒有自己的勢力,強出頭,隻會給自己招來麻煩。

所以,他也隻能一步一個腳印,重頭開始。

因為遲到了,所以陳三順捱了主管一頓罵,不過,他一點也不在乎,畢竟現在的境隻是暫時的,相信以他的能力,過不了多久,他就能擺現狀。

“外麵來了一批貨,趕跟小北一起出去拉回來吧,幾家店的店主都打電話催命來了。”

主管王偉瞪了一眼陳三順。

“好。”

陳三順點了點頭。

兩人不耽擱,拉著一輛板車,就朝著大門口走去。

這條街上就跟步行街差不多,並不是說進不來,而是不讓進,不算很寬敞的街道兩旁,擺著各種各樣的地攤。

地攤上也是放滿了各種各樣的東西。

有各種金銀首飾、大涼山的南紅瑪瑙,琥珀,形態各異的奇石等等。

更有各朝代的青銅、瓷、玉,以及陳舊的佛像、發黃的字畫,各種各樣的錢幣等等。

一排排地攤,擺滿了整條街道兩側,一眼不到盡頭,十分壯觀。

融合了這時代記憶的陳三順,潛意識地也習慣了這樣的場合,跟同事顧小北,前往文殊坊街頭運貨。

兩人手腳利落,不到十分鐘就將一車貨拉了回來。

隻是在經過一地攤的時候,陳三順停下來了把汗,餘正好落在了右側街道的一個地攤上。

這裡賣的是一些玉玩意兒,正站著七八個人。

其中一個是生,生背過,看不到的麵容,但從那一頭烏黑順的過肩發,以及修長而白皙的小,腰間盈盈一握的材。

陳三順猜測,應該長得不差。

當然,也可能是背影殺手。

此刻,一名男子的手正神不知鬼不覺地,探孩肩膀上掛著的包包中,顯然要東西。

不管生長啥樣,從民國過來的陳三順,帶著一子正義,對這種事是十分厭惡的。

於是,他大一聲,提醒道:“紫中,你東西掉了!”

地攤前的那位沒及時反應過來,倒是他邊的那位中年大叔,先發現了蹊蹺,急忙轉,一把抓住了那小的手將其拉出包口,接著用力一拗,那小“嗷”的一聲慘,就跪倒在地。

陳三順有些驚訝。

沒想到旁邊的大叔,竟然是個高手,手敏捷,力道十足。

很快,就有幾個保安跑了過來將人抓走,顯然是送去警察局了。

等人走後,紫中抬頭看向陳三順,對他嫣然一笑,出了一口雪白而整潔的牙齒,隨即櫻桃檀口微微一張,道:“謝謝!”

此刻,陳三順總算是看清楚了孩子的樣子。

紫中,擺剛剛遮過膝蓋,微風拂過,一雙雪白的玉膝若若現,五致小巧,如聖潔的白蓮,典型的瓊鼻杏眼櫻桃,盈盈一握的小腰,段前凸又後翹。

這材完無瑕。

眉如黛山,清麗絕俗,婉如月宮仙子下凡一般,讓人不敢。

“不客氣,舉手之勞而已。”

陳三順友好地笑了笑。

曾榮榮看著陳三順滿頭大汗的樣子,想起了包裡還放著一小瓶礦泉水,直接拿了出來,快步走了過去,遞給了陳三順,笑道:“給!”

陳三順愣住了,他一個穿著破舊,專門做苦力的人,竟然還會有這種福利,當即對生有了幾分好。

“謝了!”

陳三順謝道。

錦城的七月熱得讓人難,搬東西來回兩趟,已經是大汗淋漓。

陳三順為了表示尊重和激,便當場擰開瓶蓋喝了幾口,然後笑了笑,轉就要離去。

可就在這時候,突然生道:“喂,帥哥,我第一次來文殊坊,你在這裡工作,能給我介紹一家古玩店嗎?想給我買一件古董作為生日禮,錢不是問題,就是怕買到贗品。”

“放心吧,到時候我會付你小費的。”

生補充道。

原本陳三順想說沒空的,可是見到不嫌棄他,眼神還帶著的懇求,讓他有些心了。

“三順,你帶去吧,我馬上就到那家店了,一個人搬就可以,不過,你得快點,半小時後,我們一起去辦公室報到。”

顧小北道。

“謝謝小北。”

陳三順跟顧小北是好哥們,一起在文殊坊工作了四年,非常好。

顧小北笑了笑,做出了一個“ok”的手勢,然後拉著板車離開。

生見到陳三順留了下來,倒是笑著迎了上去,笑道:“我曾榮榮,剛才他你三順,你不會是姓三吧?”

“哦,那倒不是。”

陳三順苦笑道:“姓陳,名三順。還有,小費什麼的就算了,舉手之勞而已。”

“陳三順?好記的名字。”

曾榮榮笑了笑,道:“那有勞你帶我們去一趟了。”

“不客氣。”

陳三順點了點頭,沒有耽擱時間,直接朝著不遠的一家做博古齋的古玩店走了過去。

整個文殊坊,這家古玩店最大型,而且東西齊全。

相對來說比較靠譜一些,畢竟平時陳三順見過不有錢人進去買過,這些人眼力應該也不差。事。龍脈是由特殊材質鑄的,堅無比,當年海底墓中炸後,龍脈可能還沒被摧毀,而且,陳三順不確定當時是否還有活人,如果有,而且是洋人的話,那龍脈會不會被帶走?從主人的記憶中得知,自民國到現在這段歷史,華夏過得非常坎坷,可以說是經歷了山河破碎,到如今國泰民安,很有可能是龍脈的原因。所以,為了確保華夏將來的氣運,陳三順打算再去一趟龍王墓,找到龍脈,上給國家保管,確保華夏氣運永垂不朽。而龍王墓所在的海底墓位置...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