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煩。淡黃的燈下,沈初畫抬眼,看向眼前的男人,他渾帶著懾人的傲氣。戰北琛恰好也在看,目粼粼閃,泛出瀲灩的,甚是嫵。四目相對,世界彷彿在此刻靜止。戰北琛以為這小人會害地收回視線,可是沒有。最後是他先敗了,起繞過,在梨花木櫃裏拿出一套淡藍的斜襟學生裝遞給,“換上它。”“謝謝!”沈初畫接過服,淡定地迅速穿在自己上,微微傾朝男人行了個禮,“我有要事在,要走了,希曰後有機會能報答您的救命之恩。”隻是隨便那麽一...【本文架空】

頭痛裂,如火燒。

沈初畫緩緩睜開眼。

眼前的場景把嚇到了,破舊而古老的昏暗牢房,三麵青石牆壁多發黴,散發著惡心的氣味兒。

牢門鎖著,間隙不大的鐵欄桿之間還有很多蜘蛛網。

牢門外,昏暗的吊燈閃爍,讓人看的心裏發寒。

這裏就是地獄嗎?

是救人而死,為什麽會下地獄?

沈初畫清楚的記得,用之軀替一個小孩兒擋下一刀,心跳驟然停止,還來不及痛,就閉上了眼睛。

像是墜漩渦,失重一般降落。

回憶至此,一強烈的意識湧進大腦。

21世紀,聞名世界的鬼才神醫沈初畫,發生意外,結果重生在了一個同名同姓長相還一樣的人上。

如今是尚澍九年,這裏是臨遠城。

原主沈初畫18歲,父親是教書先生,母親是太醫之,醫了得,後來家族落沒,他們夫妻二人下海經商做藥材生意發了家,了臨遠城有名的富商。

唯一的兒沈初畫生來弱智,癡傻愚鈍,幸好,生父母對寵有加,幸福平安的長到12歲,命運卻從此跟開了個玩笑,父母因為救人被害。

後來,原主鄉下的叔叔一家,以照顧為由,搬進原主父母沈家的新派洋房沈公館,所有的家業都落了沈初畫叔叔的掌中。

叔叔一家人看沈初畫癡傻愚鈍,也不會反駁,便拿當丫鬟使喚,家裏家外髒活兒累活兒都讓幹了。

哎,還真是同人不同命,自己生前是聞名世界的鬼才神醫,著名醫學院畢業,又遊學各國,經驗富,醫湛,又學了一功夫,一雙手救人命無數。

和這傻姑娘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沈初畫一邊歎,一邊抬頭看了一眼自己周圍的境況。

此刻在臨遠城牢房。

為什麽會在這裏?嗬!腦中的記憶告訴。

原主叔叔的二兒沈應湘給畫了濃豔誇張的醜妝,說帶出去看戲,結果將騙到了八大衚衕,尚澍時期,臨遠城有名的戲樓聚集地。

五塊大洋就把賣給了一個戲樓的老闆,沈應湘拿著錢就跑了,不管原主的無助和恐懼,不顧原主一個勁兒的喊‘姐姐別走!’

戲樓老闆不老實,想要欺負,把占為己有。

原主這丫頭雖傻,攻擊卻極強,那男人剛要朝撲過來,便拿著燭臺傷了那個老闆。

那老闆了傷,急了,報告了捕房,捕房的人就來將關在了這裏。

想到這兒,沈初畫的兩個拳頭握,指節泛白。

可惡,原主的叔叔一家,簡直欺人太甚,豬狗不如。

揮霍著原主父母辛苦打拚賺來的財富,住著原主家的豪宅、經營著原主家的生意,卻做著昧良心的事兒,一次次將往絕路上,簡直令人發指。

良心何在,八是餵了狗。

嗬!

既然21世紀的沈初畫穿越到這傻丫頭上,從今往後,任人欺的弱智沈初畫死了。

現在的沈初畫,絕不任人欺負,以牙還牙,替原主翻。

思緒在腦中百轉千回之後,沈初畫眼底閃過一抹寒霜般的冷漠。

哐啷--

嘩!

一道刺耳的響聲,打斷了沈初畫的思緒,抬起頭,隻見……

穿著黑長褂的男人正提著一個破舊的水桶走到所在的牢門外。

舀一瓢水,魯地將水瓢撞過牢門的鐵桿,倒進牢門裏麵的破碗中。

他是來給牢裏的人送水的。

沈初畫善於識人,隻是一眼便知曉,這個人就是的救命稻草。

眼底閃過一抹狡黠,心中瞭然有了計劃。

“咳……唔咳咳……”沈初畫緩緩坐起,假裝生病虛弱,咳嗽著。

那男人並不在意,轉要走。

“大哥……”虛弱而溫地喚了一聲。

聽到這清澈如溪水般人的聲音,那穿著黑褂子的男人停了下來,轉頭朝牢房裏一撇。

他這纔看清,這裏麵,竟然關著一個人。

烏突突的麻花辮子搭在肩頭,沾滿了塵土,掌大的一張小臉兒畫著豔俗的濃妝,一臉雀斑,小醜似的,看了就讓人厭惡。

往下看,那烏青的監牢褂子鬆垮地套在纖瘦的子上,顯得格外的不搭。

這張臉雖然奇醜,可是畢竟也是個人,弱弱的。

“大哥,我真的好,你能不能給我一些幹糧?”沈初畫認真地表演著慘兮兮的模樣。

這讓想起21世紀的一句話。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沈初畫擅長演戲,重生前,在醫學院畢業,便去各國遊學,學了很多專業。

表演、、音樂、舞蹈樣樣通。

眼前的這個男人麵相極其猥瑣,尖猴腮,一副鼠相。

對付這種男人,簡直不用費腦子。

隻見,男人那雙鼠眼朝四下了,滴溜一轉,腦袋琢磨著。

這個牢房是最後一間,晚夕時分,所有人都睡下了,不管他等下幹什麽,應該都不會有人發現。

男人得意地靠近牢門,一邊拿著鑰匙開鎖,一邊小聲道,“妹子,你壞了吧?哥哥我兜裏有的是幹糧,隻要你陪我玩兒玩兒。”

聲音猥瑣,唾沫滿天飛。

沈初畫看著男人用鑰匙開啟牢門,提著個水桶樂不可支地走進來。

“來,哥哥這兒有幹糧!”男人放下水桶,手從兜裏掏出半個幹糧,壞笑著一步步靠近沈初畫。

那雙骨瘦如柴的手就朝沈初畫過來,心頭滋滋的。

沈初畫看著男人咧著大,呲著一口大黃牙朝靠近,毫無防備。

驀地出纖細的手一把卡住那男人的脖子,在男人反應不及的瞬間,直接按著他的頭塞進水桶裏。

咕嚕咕嚕……

男人的頭浸水中,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雙手抓著地上的草墊,胡踢。

沈初畫冷著一張被醜畫了的小臉兒,靜靜地看著男人掙紮。

沈初畫是個醫生,太知道這男人浸在水中多久死不了,卻又生不如死。

這男人剛剛的幾句話,便知道,這是個敗類。

嗬!不懲罰他一下,順便練練手,還真是不會甘心。

21秒鍾,時間剛剛好,雖然不會死,但也丟了半條命,這個過程,會令他終難忘,看他以後還敢不敢欺負人。

鬆開男人的頭,另一隻手敏捷準確地劈向他的後脖頸最脆弱的地方。

男人瞬間不再掙紮就這樣暈了過去。

沈初畫一秒鍾都不敢耽誤,提著男人丟在角落裏。

迅速下自己的外褂子和男人的黑布褂子換。

換上了男人的黑褂子戴上他的小黑帽兒,自己的一髒服胡套在那男人上。

沈初畫臉上的表沒有任何的容,十分鎮定,眼底有著睿智的,提著水桶,低帽簷兒,迅速走出了牢房。

鎮定地一步步沿著走廊往牢外麵走,心裏默默祈禱著,千萬別被人發現。

終於走到了牢門口,將水桶放在水池,轉頭踏了出去。

剛要加快腳步小跑。

一道力量驀地搭在的肩膀上,油膩男聲從背後傳來,“喂,吳三兒,你送個水怎麽那麽慢?說好了打牌的,你要去哪兒啊?昨天贏了,今天一分都不想吐出來是不是?”

沈初畫心裏一驚,抬手一把開啟搭在自己肩膀的男人手掌,隨後拔就跑。

那油膩男人才意識到什麽,“喂,你跑什麽?給我站住!”

“那人好像不是吳三兒?”

“難道是有人逃跑?快追!”

“牢裏有人逃跑了,快追!”

男人立刻召集了十幾個人,朝著沈初畫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

沈初畫沿著青磚街道,一路朝前跑進窄巷。

輕如燕,箭步如飛,後十幾個男人追著,拚盡全力極速狂奔。

重生前,是18歲就跑過馬拉鬆的人,甩掉這幾個看門的,太輕鬆。

跑出了窄巷,是一條寬敞的主道。

此刻雖然已經是深夜,可是主道卻依舊人來車往。

不遠的中心地段是一幢三層高的卷廊式洋樓,樓頂中央矗立著高達九米的圓柱型玻璃銀塔座,璀璨無比的霓虹燈能熠耀一裏之外。

黑夜的主街也都因為它而鍍著一層彩。

洋樓閃亮的牌匾上寫著【百樂門】

百樂門?這裏就是尚澍時期最大的舞廳。

來不及多欣賞,隻能朝著舞廳飛奔,人多的地方方便藏,眼下,隻能跑進舞廳再想法子甩掉那些看門狗。

想,正門定有專人把守,這服不方便進去,隻能繞過正門來到旁側的小門。

掃了一眼後快追上來的十幾個男人,迅速跳進小門,沿著樓梯就往上跑。

一直跑到頂層。

頂層是兩排閉的黃櫸木鑲嵌彩玻璃的房門。

來不及思考更多,隨便選了一間便推開門跑進去。

砰--

回關上門。

剛要找個地方躲起來,可在抬起頭的那一霎那,怔住了。

跑進來的房間是一個寬敞奢華,早期西洋風格的臥室,這樣的場景在21世紀的時候,隻有在影視城裏才見過,古典中又著一洋派的臥室,不過這臥室再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看到一個男人正站在西洋風格的床邊。

男人高接近190,穿著質地上等的白襯衫,深藍的子,比例完的線條被展現得淋漓盡致,渾上下散發著那專屬於貴族富家男子上的氣方剛和天不怕地不怕的一子野。

認真的看向他的臉,那是一張無可挑剔的完臉龐。

俊鋒利的五著致命的邪,在看到闖進來的瞬間,男人眉頭微皺,深如寒潭的黑眸,正用一種極其淡薄的眼神審視著,雙手隨意在子口袋裏,那傲視萬的矜貴氣質展無。

門外,那些看門狗似乎已經追了上來。

沈初畫來不及解釋,迅速跑到那男人旁,三兩下扯掉上的黑褂子胡開啟一旁的櫃子將服塞進去,纖細的子順勢躲在櫃子和牆麵的夾當中,可是……

夾太窄了,半個子都在外麵。

好尷尬!

一抬頭,見男人在一旁發愣,沈初畫一把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扯。

沒有任何防備的男人就這樣被拉到邊。

沈初畫躲在他邊,小臉兒藏在他肩頭。

“有人抓我,在你這兒躲一躲!”沈初畫刻意低甜糯的嗓音,簡單的對著眼前的男人道,“麻煩你擋著我!別讓他們發現!”

男人邪地扯了扯角,似笑非笑。

這人看似纖細弱,可是這手勁兒好大,能一把將他拽過來的人,除了,這世間再無第二,有意思……

的意思,他會意了。

大掌靈活地將綁著麻花辮子的頭繩扯了去。

如瀑般的青,瞬間散落,遮住了的小臉兒。

沈初畫如星般的水眸震驚地瞪大。

“請我演戲,定要演全套。”他聲音清冽,帶著威嚴,霸道至極。

“你……”沈初畫還沒有反應過來,男人驀地低下頭。

唔……

他有力的手臂隔著的白綢小環著。

“砰--”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被門外的人一腳踹開。

踢踏踢踏--

腳步聲踱進房。

被摟著的沈初畫心裏一驚,糟了,那些看牢的人闖進來了,推了推男人。

男人依舊不。

“喂,給我站起來,臨遠大牢跑出來個逃犯,看見沒有?”為首的看牢當差直勾勾地盯著正抱著的兩個人,厲聲道。

所有當差的各個兒瞪大了眼睛盯著那高大男人的背影,都想等他轉過,好看看他懷裏的人多好看。

男人背對著他們抬起頭,迅速轉過,將他懷中的人推到後,完全擋著。

在眾人看到轉過的男人的瞬間,立刻恨不得下膝蓋,紛紛下跪。

他們打死也沒想到,這男人竟是江東第一貴族豪門戰家的四,戰北琛。

他爹戰穆塵可是整個江東的豪門貴族第一大人,戰家四更是出了名的荒唐至極,招惹了這位爺,脾氣暴怒,他們此刻悔得想死……

戰北琛冷冷地掃了一眼闖進來的十幾個人,僅僅隻是一眼,那眼神中,飽含的強大威嚴和冷意,就足以讓原本囂張的看牢當差的雀無聲,各個大氣兒都不敢。

“四!”為首當差的立刻畢恭畢敬地行了禮,垂手靜候,等待發落,冷汗涔涔。

“搜人搜到我戰北琛的屋子裏來了?嗯?”戰北琛聲冷厲,冰霜的眼眸一掃,一把掐住男人脖子往起提。

“四恕罪,我們真的不知道這是您的房間,今天況急,大牢裏跑出來一名犯人,我們……我們不得已……”

他們老早就知道,戰家四,是這百樂門的常客,在這裏還有一間專屬的休息室,可誰知道就是這間。

“再有下一次,信不信我了你的黑褂子,停了你的差事,讓你去要飯!”戰北琛狠聲威脅。

“是,是,不敢,絕對不敢,還請四高抬貴手,饒了我們!”

“滾--”

戰北琛一聲令下,所有人立刻狼狽地逃出房間。

沈初畫躲在他後,直到聽見房門被關上,屋子裏恢複了安靜,才後退了兩步,離開他。

低著頭,整理了下自己的白綢裳,扣好盤扣。

戰北琛就在這一瞬間看到了鎖骨深紅的梅花瓣似的胎記。

剛剛這個小人一進門他便看到了額頭的一細小疤痕,他還以為是巧合,可是這下他又看到了鎖骨的胎記,便更加確定了的份。

就是他心心念念要找的人。

戰北琛眸子裏,一抹驚喜,一閃而逝。

眼前的明明底子得不似人間,卻畫蛇添足的在臉上塗著厚厚的脂,還故意點了許多雀斑,上誇張的口紅已經被他吃掉許多,出本。

黑發如緞,若凝脂,明眸善睞,若桃李,好一個濃妝掩蓋下的人兒.

普通的白對襟白綢小,卻依舊擋不住好的形。

剛剛他抱著,就能明顯的覺到,年紀不大,竟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

最讓人心的,是此刻一如煙似霧,弱弱的氣質,簡直能激發男人所有的保護。

這樣的子怎麽都讓人聯想不到,會是一個逃犯。

穿好了服,走到他邊,在距離他比較安全的地方站住,微微傾點頭,“謝謝你的幫忙。”

戰北琛著墨寶石般熠熠生輝的眼睛,那眼神中帶著些許防備,卻沒有一的害怕。

竟然說,謝謝他?

他剛纔不經過的同意,竟然沒有任何的抱怨和憤,還能這麽鎮定的好像什麽都沒有發生似的跟他道謝,頗有些不同尋常。

“什麽名字?”戰北琛向前邁了一步,離近了幾分。

“蘇珊。”沈初畫隨便編了個假名。

想,眼前的男人一看就份不凡,沒必要跟他說實話,免得惹來曰後不必要的麻煩。

淡黃的燈下,沈初畫抬眼,看向眼前的男人,他渾帶著懾人的傲氣。

戰北琛恰好也在看,目粼粼閃,泛出瀲灩的,甚是嫵。

四目相對,世界彷彿在此刻靜止。

戰北琛以為這小人會害地收回視線,可是沒有。

最後是他先敗了,起繞過,在梨花木櫃裏拿出一套淡藍的斜襟學生裝遞給,“換上它。”

“謝謝!”沈初畫接過服,淡定地迅速穿在自己上,微微傾朝男人行了個禮,“我有要事在,要走了,希曰後有機會能報答您的救命之恩。”

隻是隨便那麽一客套,此刻的沈初畫,絕對想象不到,這個承諾,讓搭進去了自己的一輩子……

“你會有機會的!”戰北琛挑了挑眉,一副浪公子的模樣。

沈初畫隻是淡淡地點點頭,隻當這話是玩笑的話,便開門離開了。

等跑出男人的房間,銳的眼眸四下打量,見走廊裏沒人,才從和原路相反的方向跑下樓。

一邊跑,一邊握著袖筒藏著的那把刀,致兒小巧,刀柄是古銅還帶著花紋圖騰。

眼下雖然在逃命,可是的眼睛裏卻泛著嗜的,微翹,一臉得意。

男人冒犯了,可毫不在乎,他那麽好看,占便宜的可是,更重要的是在那個男人分神的時候,從他兜裏拿到了一把刀。

在這尚澍時期,這把刀防可以保命,對極為有用。

記憶中的臨遠城這麽大,就不相信以後會和那個男人再重逢。

跑出舞廳,夜甚濃。

一彎新月高懸,初秋的寒涼彌散在四周。

沈初畫深吸了口氣,格外的清爽。的方向跑下樓。一邊跑,一邊握著袖筒藏著的那把刀,致兒小巧,刀柄是古銅還帶著花紋圖騰。眼下雖然在逃命,可是的眼睛裏卻泛著嗜的,微翹,一臉得意。男人冒犯了,可毫不在乎,他那麽好看,占便宜的可是,更重要的是在那個男人分神的時候,從他兜裏拿到了一把刀。在這尚澍時期,這把刀防可以保命,對極為有用。記憶中的臨遠城這麽大,就不相信以後會和那個男人再重逢。跑出舞廳,夜甚濃。一彎新月高懸,初秋的寒涼彌散在四周。沈初...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